请多多指教。
主食:密誉,EM,最王,狛日,出死出,百王,steter,thominho,clex,赤黛赤,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响王,ロスアル

【最王】symbol

本来是一个段子扩张而成的......

红鲑团时期的最原终一是否还会梦见■■■呢?

【最王】symbol

「不管从寓意角度还是目的出发,将十字架这一痛苦的象征作为标识,都是相当符合它的教义的。」

在王马抛出没头没脑的一句话后,最原思考并接道:「王马君,是在说天主教?」

「哟!不愧是我的搭档,最原ちゃん果然还是有被称为超高校级侦探的价值的……」

最原却只感到更加的困惑。

只有两人的图书室内,右侧座位的他将读完的精装外文书籍推到木桌中央,闪闪发光的目光集中在自己的身上。

然后呢?如果是王马君的话,不应该就在这里结束话题吧。

「但是呢,跪倒在十字架前的信者们,至今依旧每日以基督的血肉为食——实际上,痛苦从来不曾消逝。」

就算是一秒也没有哦,他微笑着说。

「……王马君是想说什么?」

不行,无论如何也无法读取对方的意图。

即使向他发问,最原也没有丝毫对方给予正解的期待——如果是脾气阴晴不定的他,说不定根本不存在所谓的正解。

是的,所以王马君也一定是一如既往地——

「呐,最原ちゃん……」

王马放缓的语调,柔和得像甘美的毒药。

「对于最原ちゃん来说,痛苦的象征是什么?」

「…………」

「是沾有血迹的炮丸?钢琴的怪物?」

「…………………………」

最原看到自己颤抖的样子。

「——住手!那些、不都已经结束了吗……?」

「——不会结束哦。」

不会让你轻易地结束的,王马补充道。

「会让你一直活在这里的。就算『我』也忘记,『大家』都待在阳光能够照到的地方。」

最原ちゃん,拥有着记住的责任。

——是这样,没错吧?

面前的少年,摊开双手,冰冷笔直的视线射向自己的方向。

「王马君……」

像是终于认清了身边的人,他低声呼唤对方的名字。

「さあ,来挑选吧。所幸可以提供的选择多到让人产生了选择恐惧症的地步呢。」

嘛,当然是骗你的。

「是水箱中的白骨,还是布满荆棘的藤蔓?」

「…………」

「倒吊的蜡像,还是盐熔的温度?」

「……………………」

「还有缠绕的导线,密集多势的昆虫……」

「………………………………」

「不过,如果要是让我来推荐的话,应该就是接下来的选项吧——」

从刚刚开始还是一脸漠然的王马却突然咧开笑颜。

「——■■■——」

啊咧,没有听清吗?

少年歪着头,即使往上望也看不清最原低头的表情。

「明明只是■■■而已,连这个都没有办法接受吗……?」

他的语调没有嘲弄,而是一概的温柔。

残酷的温柔比任何事物更让最原感到无地自容。

他的手指触碰到最原的脸颊,好像十分疼爱般帮他拭去泪水。

「真是的,居然哭成这样吗?身为男孩子真是令人害羞呢。」

王马君现在的声音却没有一丝的失望。

他听起来像能原谅一切。

最原看到他的嘴唇缓慢开启。

『冲 压 机』

「——呐,果然是很棒的词语对吧?」

冲压机。

最原的大脑麻木地接受了这个现实。

「想起来了吧?作为最原ちゃん的『痛苦的象征』,『我』的象征——」

「我在那个格纳库的冲压机下,死掉的事实。」

那天所见,从再也无法抬起的机器隙间,蜿蜒流下的鲜红的轨迹。

「属于我,而不属于『我』的事实。」

「——明白了吗?」

少年抬起头,沉静的眼睛和最原对视。

……早就明白了,面前的少年不同于白日所见的他的事实。

「太好了,最原ちゃん还记得。」

反而他的笑容显得像哭脸。

「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害怕啊……」

说着,王马抱紧了自己颤抖的肩膀。

「没有一个人看得见我,」

「我也只能在旁边看着大家,包括那个和我长着一样脸的家伙……大家忘掉了所有的事情,我记得的所有的事情……」

「最原ちゃん还记得真的太好了……但还是没办法看到我,像对待我一样地对那个冒牌货,说着『 』,」

「好痛苦啊……」

「明明我才是那个一直对最原ちゃん,一直,就算在那个冲压机的下面,就算被拷问致死药麻痹了神经,我也没有一刻不在——」

「——什么的,当然是骗你的哦!」

他扬起笑颜,说着擦去他擅长的『谎言』的泪滴。

「好久没有在最原ちゃん面前假哭了呢,怎么样,没有退步吧?有好好地被我骗到吗?」

啊,我可不接受否定的回答哦。

「王马君……」

难以编织出满意的答复。

「——呐,最原ちゃん」

「最后,能问一个问题吗?」

他背着手站在最原的面前。

图书室的布景对他已经毫无意义了吧,于是自然而然取而代之,在他身后的,是巨大的冲压机器。

「我,不无聊吧?」

少年伸开双臂,脸上是确信拥有肯定答复时自信满分的笑颜。

——

这是怎样的噩梦啊。

看到枕头上的痕迹,第一反应是这个。

然后想到的是,能再见到真的是太好了。

就这样发着呆,昏昏沉沉地完成了洗漱。

——听到了铃声。

「啊,最原ちゃん在吗——?」

啊啊,在就好。王马君一脸要搞事的麻烦表情,摇摇手中的约会票。

「今天能和我出去玩吗?」

「……可以哦」

「嗯!我就知道最原ちゃん会这么说,去哪里好呢……」

「啊啊话说回来之前有看到有趣的书,那就向图书室出发!啊,最原ちゃん只要待在旁边朗读h书就可以了哦」

「唉」

fin.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250)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