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出胜出,出死出,狛日,最王,百王,steter,thominho,clex,EM,根肖,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尤昴,响王,凛殇,影山骨科

【最王】『I secretly love you.』

全甜无虐的美帝高中学生舞会paro。三代人物都有出场注意,西皮除最王天赤外基本上都是官方原设。
稍稍有一点中医对枫妹有好感的描写,应该没什么【】起码我觉得不是那种意义上……

推荐bgm:bastille翻唱版本的we can't stop.  

 

【最王】『I secretly love you.』

 

伯母催你下楼的时候,你还在和镜子里的自己干瞪眼,摆弄那系了多少次都不甚满意的鞋带。要不就这样算了,刚开始你想,不行,这还不如不系,你自暴自弃一般地把它松开。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你根本不想系上这样一根细到过分的领带参加学生舞会。

尽管你知道不会有半个人在意你领带的式样。

理所当然,你参加舞会的兴致少了一大半。你后退坐到床上,连手表的滴答作响也引起你的焦躁。你开始思索为何你非得参加那个舞会的原因:

1.每个人都应该在那。这是希望之峰学园不分校区和学级,一年一度的盛会。你不想错过。

2.你的同学也会在那。且不论部分过度自由奔放的同学,百田君和春川同学……赤松同学和天海君之类会开始不必要的担心。而且你真的不想给周末追加额外的锻炼菜单了。

3.你的好友,苗木和日向也会在那。平时由于校区不同,很难聚到一起,这是难得的三个人可以好好交流的机会。你不无期待地想道。日向还说过他会和本科轻音部组band表演。

4.你的舞伴,王马小吉也会在那。好的,你现在一点都不想去参加那个该死的舞会了。

事实上,你不在场王马可能会陷入尴尬的境地……可能吧。

原则上你也不想毁约,哪怕对手是个多么恶劣的骗子。

但一想到你人生的第一个舞伴是个男的——这不是重点,你没有任何冒犯的意味——还是个正太体型的骗子,你就有一点心绞痛了。

你都不知道答应王马时的自己是怎样一个心境:可能受到了赤松和天海一组的冲击;可能你周围都脱团脱了个干净,就算决定三个女生打包也不给男死一点下手的余地;可能是王马目击到你接过女生胖次的瞬间并以此作为要挟……

大概七成都是时机的过错。这将是个惨痛的教训,它的名字叫做永远不要让王马小吉抓住你的把柄。

你在床上躺了一会儿,预想了一下鸽总统可能的下场。

然后你缓缓起身,捂脸。

 

你搭王马的顺风车一起前往学校。

路上的总统一如既往的吵闹,废话甚至比上十个弯,你没有数过,但自觉猜得挺准。傻子都看得出来王马今天的心情异常的高涨。

作为一个即将参加他高中第一次学生舞会的男子高中生,这很正常。

作为一个可悲到非得和男性同学组队参加舞会的男子高中生,这感觉相当难以言喻。

不过王马也不是会因为这种事消沉的人,你很清楚对方的为人,其实这也是你答应他的原因之一。俗话说得好,“最好选你认识的恶魔”……最起码恶魔这词还真没用错,从他关上门滔滔不绝讲了快20分钟,你就已经知道不远的将来该为谁默哀了。可怕的恶之总统,这次是要将魔爪伸向其他校区了吗。

也只是默哀,你并不打算破坏王马邪恶的计划。如果是只有才囚的派对,说不定你还会抢救一下,毕竟遭殃的都是自己人,可王马要给其他校区搞事,那就不关你的事了。幸灾乐祸部分肯定有,某种意义上来讲天灾级别的王马小吉几乎能称得上才囚的特产,完全可以出于文化交流的目的送到本部去,不管民风淳朴的本部是否坚强到能够接受这份爱意。

王马也是了解你的想法,才会兴致勃勃地跟你做犯罪预行吧。虽然你更希望他在平时也能经常对你推心置腹,考虑到你是除了某超高校级的诉讼机器人以外被坑得最频繁的。

王马说到计划时候的声音都有些飘忽,你觉得他整个人都跟浮起来一样,而他的车技——你发誓再也不会上他的车。不把话说死,下一次起码你也要抢在王马之前夺取主驾驶的位置,你对自己的开车技术还是挺自信的。打个比方吧,如果你自夸拥有速度与激情,那么跟着王马一路下去,指不定就末路狂花了。

下车的那一瞬间,你是想吐的。

 

你没有吐。

你“两眼发直地死盯着”从天海车上下来的赤松,粉色的晚礼服很合她的身,然后是天海。你一直看到王马用手肘对你进行人身攻击。顺便那句“两眼发直地死盯着”也是来自王马小吉的妙语。你又感受到自己的少男心碎了一地。

你忍受了几句来自王马落井下石的嘲讽,由于根本懒得去听他说话的内容,便把注意力放在这个人身上。

月夜路灯之下,身着挺拔西装的你的舞伴。刚才一直没注意到,王马这身打扮其实也挺人模狗样的。

你对你的想法略加修饰,坦率地传达。

王马先是唐突而且稀罕地闭上嘴巴,再小声嘟哝了几句你听不清的话。

不到一秒他重又恢复笑颜,还有之前高扬的心情,他颇有气势地宣布一声“出发”,便挽了你的手往校门口走去。后面你们刚好碰见日向和七海,日向很真诚地提醒你们那姿势给到可以。

当时你没怎么在意。

 

两个校区一共三个年级都在室内举行舞会不太现实,所以除了体育馆的布置之外,主场地是中庭的露天party。盛装打扮的超高校级齐聚一堂,服装相比平时个性洋溢的私服反而少了一份冲击。主要是男生,清一色都是西装革履。女生又是不一样的风景了。

要论景色,本部78期最为壮观。雾切和舞园都是美人不说,战刃换上平时难得一见的晚礼服效果也相当养眼,而夹在她们之间正是面色青白向你和日向发送求助信号的苗木。

你们一行人展露微笑以示理解,就不去打扰他们了。

一路走来遇到怪事不止一件。你不明白为什么本部超高校级的占卜师和棒球手会选择裙子而不是西装,逃出生天的苗木(幸运,服)跟你解释说是他们都挂了一个叫做逆藏十三的老师的科。紧接着你就看到超高校级的机械师扑向你身旁日向的怀抱声称狛枝(省略一万字),而狛枝,狛枝的存在本身就算得上奇迹。你本来是有点紧张的,但很快你就发现熟人了。

入间(晚礼服.ver)躺在桌上,身旁超高校级的厨师正往她裸露的皮肤上放三文鱼。

她的表情。

……都说一年一度的学生舞会是各学级奇葩争奇斗艳的好节气,才囚没输在起跑线就好。

你的视线直接让她老脸一红,娇羞地来了一句引申约炮的邀请。结果旁边的王马比你反应还快,开口闭口一个“碧琪”“母猪”不带任何逻辑的一阵机关枪论战就把入间说到哭着飞奔去厕所,可惜了那些三文鱼……

不过王马论破居然比你还熟练也是一个问题,尽管用的言弹都是禁语。

 

黑白熊的讲话比想象以上的要繁琐冗长,你看着那个布偶诡异上扬的嘴角就有一个巴掌推过去的冲动。内容也是千篇一律。不过两个校区的学生聚集到一个地方,还都是个性张扬过头的超高校级,校方的担心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的讲话以通告校内可以购得避孕套的地点收尾。

你们有些人可能不信,但是今天晚上确实会做出一些令你们自己匪夷所思的事情。说完就切换到通常运转模式,毁三观的哲学讲堂。你看到旁边席位的本部校长雾切压力山大地捂脸,黄樱老师安慰意味拍拍他的肩膀。

音乐响起的时候,你才反应过来舞会已然开幕。

你不清楚体育馆什么情况,但中庭这边堪称群魔乱舞。

以刚才开始吸引眼球的逆藏老师一行为首。不管是桑田还是叶隐都没有办法招架住跳个舞都极具攻击性的逆藏老师,后面似乎是达成协议先是叶隐1v1,轮流换桑田继续。不得不说逆藏老师真是好体力。

日向和七海中规中矩。那边最闪的田中和索妮娅,你怎么看怎么有《爱乐○城》的影子。他们旁边就是不断被狛枝踩脚的左右田,画面太惨已经不能直视。

你的视线环绕一周,转身刚好看到百田和春川。春川似乎是从来没跳过交际舞,百田也配合她放缓舞步。中间不时有春川失误,百田也都是以爽朗的笑容作答。隔太远,听不清,估计就是“别在意”之类的词句。

你没有继续看下去。

 

你突然意识到这不合理的寂静。

王马跟你开始跳舞之后,居然到现在没说过一句话。你觉得这件事比刚才所有累加还要令人感到惊异。

由于你们身高相差较大,只要王马稍一低头,你便再也无法捕捉他的表情。他微低下头,你不知道是出于不熟练舞步才注意脚下,还是故意避开你的视线。你觉得肯定不是后者。

不过如果王马抬起头来,你也不知道该以怎样的表情来迎接他。

现在你的左手握住他的右手,而你的右手象征性地搂住他的后背。

你感受到他的手搭在肩上的重量。

从那个瞬间开始,你突然觉得世界无比安静。好像刚刚听到的叫嚷和混乱都跟谎言一般。

这应该是一个只有灯光和旋律的场地,稍远一点的景色就显得模糊氤氲。

你再也看不清远处人们怪异的举动了,也不再关心。

你觉得可能是平时对方吵到不行,以至于他一消停下来,你的世界就失去了大部分的噪音。

也有可能是是真的被他吸引,可能他难得的郑重将你打动,使你一下子忘却之前的焦躁,忘了赤松身穿晚礼服的身姿。

你甚至忘了你在和“那个”王马小吉共舞。

 

你们一致决定不再跳下去。

你本来以为王马会马上甩掉你,或者是去玩机器人,或者是照他说的计划彻底颠覆整个学校有关学生舞会的定义。他都没有。

他说起体育馆那边有布置学生运营的吧台,问你要不要去。

而你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们到达体育馆的时候,当然,舞会仍在继续。

你一进门就看见天海和赤松共舞的身姿,你只看到他们。

你不由控制地想,有一类人总能轻易地夺取别人的视线,只要他们在那里,不费任何努力就成为了众人的焦点,舞池的中心。

你的视线没有办法不追逐他们的身影。

你突然加快步伐,径直走向吧台,随便找个位子坐下。

王马似乎对你选的位置有点意见,挣扎不到一会还是决定坐在你的右边。担任调酒师的塞蕾斯用看傻逼的眼神看他,王马回她脸色青白的假笑。

体育馆舞池里学生不多,除了某些讨厌吵闹的女生扎堆以外,最显眼是老师的宗方和雪染。他们充满了大人气氛的潇洒舞步,以及长年交往下来基于对各自理解形成的默契。

不知道为什么,你突然想起来现在中庭里跟打架似的1挑2的逆藏老师。

明明你没有什么资格评判别人。

赤松……好吧,赤松。

赤松是这个学校第一个向你搭话的人。

于是你总是习惯于她的陪伴,她的关怀。

你羡慕她所拥有一切你没有的东西,她的阳光和友善,你下意识以为对方和你共享同样的心情。

而实际是她所有的鼓励和打气都不代表什么,甚至于你们一起演奏的那首钢琴曲。真正算数的是她和天海共舞时的表情,之前所见天海为她涂指甲油时她脸上泛起的红晕。

你对自己逃避一天重又回到这里感到恶心。

 

你和王马分别点了好多杯酒,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你总感觉你杯里酒味太淡。

应该是错觉,因为你右边的王马没几杯下去就不太行了。现在反而是想要大醉一场的你清醒无比地在听喝醉后王马的胡言乱语。

他开始抱怨,前一天发生的事,很久以前的事。间或提到好几个人名,都是连珠炮一样攻击一番才歇一口气。

他提到你的名字,然后上来的第一句就是骂你白痴。语毕他还不够解恨一般,又灌了自己一大杯威士忌。

「为什么最原酱不能再贪心一点呢?明明可以趁天海酱国外流浪的时候,悄悄地,把赤松酱夺过来的。」

你心烦意乱地反驳说赤松同学不是这种人。

「啊,是吗。……不管怎样,连试都不试什么的,也太蠢了。……如果是我的话。就会抓住最原酱被赤松酱甩掉的虚弱期,发动猛烈的攻势也会让最原酱回过头来……」

你根本不知道王马在说什么,而他也完全不给你思考的空余,一口气喝干之后,又开口。

「趁火打劫也行,落井下石不也挺好吗……?我可是就算被掐住脖子,也一定会……」

你现在才觉得被灌下去大半扎鸡尾酒的胃部开始翻涌,一股热气直通你的大脑。

你突然不明白为什么之前自己没猜出来,为什么王马肯放下大好的搞事时机坐下来陪你喝闷酒,以及为什么做到那个份上也要邀请你当舞伴。

王马湿润的紫色眼眸和你对视,他说他是这里唯一一个知道你有多聪明的人。

说到其他人的时候,他微微皱眉,摇头。当然他们也知道你,但是。他少见的有些词穷。但是,不行。

你听着他的话,不禁浮上疑问,究竟是什么不行呢。王马又小声地重复了一遍,不行。

你忘不了每次他说不行的声音。

你都快要为他感到抱歉了,尽管你没有任何必要。你也很清楚,如果王马稍稍清醒一点,都不会说出这些词句。

你想到,除了今晚,可能一生都不会有机会走近这个骗子了。

你突然又有种奇怪的遗憾和庆幸。

 

王马已经喝太多了,他的上半身几乎是趴在吧台上面。

还算清醒的你把他扶起来,移动到后台的沙发,任何派对的光线都无法触及的场所。

这里只有你们两个人。

你让王马躺在沙发之后,准备出去找点水回来。王马拉住了你的衣袖。

他什么都没说。但他仰望着你。

你试着呼唤了他的名字,他没有一点回应。

你感到自己在被这阵沉默一点点削弱,还有酒精,有你内心深处一种无处发泄的汹涌的情感在变得高涨。

最后,你根本没有想到你会反手抓住王马的手腕,将它放在他头上固定。

你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变成整个人覆盖住他身上的体势。

可当你吻上他的时候,你只感受到前所未有高扬的心情。

你首先尝到的是烟花。你沉浸其中。

然后是酒精,热情,一切都和烟花一起,炸裂。最终都会变成尘埃坠落吧。

但是你不想让这种感觉逝去,你仍在继续,不带一丝犹豫,没有一点小心翼翼,而他也用全部的热情回应你,你能感受到。

他回握你的手,十指相扣。

人群的嘈杂声和大功率播放的电子舞曲也都远去,听得清的只有他的喘息。

 

等到中庭广播传来轻音部谢辞的话语,你才回过神来。

再一次睁开眼睛,你好像从来没有看清他的脸一样,和他对视。

你看清了他眼中闪烁的光。

你告诉他你需要出去拿点水回来。

他点点头。

 

离开后台,你感受到外界的凉风迎面扑来。你没有清醒一分,你觉得自己比之前进房间前还要醉得离谱。

你突然想起来有谁说过人常在学生舞会上干出一些令自己匪夷所思的事情。

奇怪在于,你并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有多怪异的事。

 

fin.

 

评论(11)
热度(132)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