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出胜出,出死出,狛日,最王,百王,steter,thominho,clex,EM,根肖,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尤昴,响王,凛殇,影山骨科

【最王】12 o Clock

短时间肝作的伪剧本风最王,夹杂作者各种爱好注意!

 

【最王】12 o Clock

 

——1:00 AM——

 

地点:凌晨,寂静的别墅大厅

 

(镜头由纯黑的混沌模糊逐渐变得清晰)

(镜头摇摇晃晃,模拟正在走路的人的视角)

 

(最原两手并用推开房门,轻手轻脚地跨过侧身躺倒在地疑似尸体的醉酒学生)

(穿过走廊,旁边的客厅里还有忘记关了的电视发出微光,茶几上面是倒翻的可乐,橘子皮,里面装满骨头的麦当劳外卖纸桶等各种派对的遗留物)

(镜头定格,他登上螺旋的木质阶梯,有节奏的脚步声)

(他上到第二层,面前是窄长的走廊,两旁有很多房门)

(他颇有些犹豫地从口袋里摸索,掏出手机选择通信履历最上面的联系人“王马小吉”,拨号......)

 

(从浴室里传来8bit版本的星球大战主旋律)

(他立马关了手机,快步走到门前,很有气势地推开房门)

 

(幽暗浴室里唯一的灯光轻柔地落在浴缸的位置,王马抱着膝盖正坐在浴缸里,埋着头,似乎已经睡着了)

(手机的铃声依然没有停,震动的手机从他的口袋里调出,画面显示“最原酱”)

 

最原:(挂掉通话,捡起王马的手机匆忙地放进有点小的口袋里).....居然在这种地方(走近王马,握住对方的肩膀,调整姿势背起对方)

 

王马:晚上好——最原酱?(突然从背后用手肘卡住最原的脖子)

最原:(后知后觉地挣脱王马的禁锢)咳咳!(转过身和他面对面)醒着的话就说一声啊!(捂住鼻子后退)酒味好浓!

王马:(撑住下巴,歪着头勾起嘴角,完全就是醉汉的语调)唉——但是那样就没办法吓到最原酱了不是吗?

最原:为什么要以吓到我作为目标啊——之类的先放到一边。(皱眉,叹一口气)既然王马君已经醒了,那我就先回去了,再——

王马:(迅疾地抱住最原的手)——唉?!难道最原酱要把你神志不清的青梅竹马丢在这里不管吗?!

最原:不是超有精神吗?!就是因为王马君总是这样在派对上玩过头,伯母才会让我来照顾你的(“是监视好吗?”)......(小声地自言自语)一开始我就不应该答应让王马君今天晚上出来的......

王马:(摊手)所以说开头就一起跟我来派对就好了啊?

最原:(转移视线)我......还要准备考试......

王马:(颇有气势地用手指指着对方)骗子!明明是个考前三个月就开始复习的心机boy!

最原:王马君又在说什么搞不懂的话啊.....

王马:没在夸你,最原酱可以放心哦。

最原:那还真是——不对,可以放心的要素在哪里啊?(陷入沉默)............那个,王马君可以自己走的对吧,那么......可以放手吗?(用力从王马夺取自己手的主导权)

王马:(死都不放,脸上还是乖巧的笑容)呐呐,最原酱。

最原:......不行。

王马:唉——但是我真的动不了啊?就这一次!

最原:每次,(停顿),每一次,(停顿)不都是,(咬牙切齿地)这么说的吗?

 

(最原和王马怒视,对方始终都是一副笑容,结果还是最原败下阵来)

 

最原:(背过身,蹲下来)走了哦。

王马:(欣喜地)好好!我的专属坐骑最原酱!

 

(最原调整王马的姿势,轻轻调整王马头的位置在他的肩上,王马的碎发刮到最原的脸颊,最原板着的脸稍稍有些松动)

 

王马:(闭上眼,轻声地)谢咯......

王马:终一酱。

 

最原:(脸红,陷入慌乱)............不用谢。

最原:——小吉君(超级小声地说了之后,起身)。

 

(王马的手机从口袋调出,最原捡起来)

(手机屏幕显示时间)

 

——11:00 PM——

 

(手机屏幕显示时间:11:00)

(最原瞄了一眼手机,视线转向王马的侧颜)

 

地点:最原宅客厅

(最原和王马靠在沙发的两端看着面前的电视屏幕,两个人面无表情,王马无聊地往自己嘴巴里塞爆米花,然后打了一个哈欠)

 

最原:(充满希望地)王马君也觉得困了吧?

王马:(基本上快睁不开眼睛了)不行。(用力地擦拭眼角的泪水)

最原:(呆毛耷拉下来)但是已经这么晚了啊......

王马:这个时间点就想睡了,最原酱是小孩子作息吗?(夸张地打了哈欠X2)

最原:(小声地)我觉得这个词明显和王马君更搭啊......

王马:我听得到哦。(摇摇手上的遥控板)

最原:(突然打了个寒颤,然后下定决心地转向王马)抱歉!......我已经,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了!(右手有气势地指向电视屏幕上的达斯维达)再让我听那个BGM我真的会吐的!

 

(悦耳的star wars main title,气势磅礴的交响乐)

 

王马:(埋下头)居然,说是忍,忍受什么的........(扬起头,壮大的假哭)太过分了啊啊啊啊啊!明明是最原酱说的要陪我补星战的啊啊啊啊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原:(用尽全力扑向王马,用手捂住对方的嘴)现在是深夜!不要给邻居造成麻烦啊啊啊!!

 

(最原把王马按在沙发上,一只手捂住他的嘴,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做静默的手势)

(王马整个人躺在最原的身下,刚才的遥控板被他压在身下,恰好关掉电视)

(王马紫色的发丝铺在雪白的沙发垫上,被捂住嘴,点点头)

(最原呼出一口气,松开手)

 

王马:(吸一大口气)最原酱真是太粗暴了!(露出灿烂的笑容)

最原:要是王马君能稍稍省心一点的话我也用不着......

王马:(笑容不改)后悔了吗?

最原:(一瞬间有些慌乱地移开视线)什么的事。

王马:让我住进这个家的事。

 

(最原视线的王马,他的半张脸处于自己身子的阴影之下,露出柔和的微笑)

 

最原:(深吸一口气)没有哦。

 

(王马看着他的眼睛)

 

最原:......虽然也有觉得麻烦的时候,但总比一个人好吧。

王马:最原酱真是善良(甜)呢。明明那种偏远亲戚家的孩子什么的,完全不用管也可以的。

最原:我很喜欢现在这样和王马君一起的生活。

王马:恋童癖。

最原:(头冒青筋)我刚刚没有听清楚,王马君是说——

 

王马:但是我不讨厌哦。(轻轻地坐起身,亲吻最原的脸颊)

最原:王,马君?!

 

王马:(指着电视机上的闹钟数字)现在是11:11——

最原:(转过头去,看到LED电子闹钟跳动的光芒)……(恍然大悟)我希望王马君的愿望能够成真。

王马:我希望——(视线转向LED电子屏)

 

(LED电子屏幕显示时间)

 

——3:00 AM——

 

(LED电子屏幕显示时间:3:00)

(最原不忍地看了一眼电子闹钟,然后捂住胸口)

 

地点:深夜男生寝室

(最原和王马背对着座椅,挑灯夜读)

(最原转过身,发现王马已经趴在书桌睡着了,悲从心来,摇醒对方)

 

最原:(使劲地摇晃肩膀)王马君......王马君!

王马:(枕着手臂侧身睡觉)唔......什么啊......?(用手揉揉睡眼)

最原:什么叫什么啊?再不起来就没有办法完成作业了啊?现在已经三点了,要是没有在明早上交之前完成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恐怖的画面,脸色青白)

王马:(慢慢起身,半睁开眼睛)......三点?不对,刚刚我还记得是十一点多来着。

最原:(受到冲击)也就是说王马君从十一点就已经进入安眠状态了......?(颤抖)

王马:(终于搞清楚状况一般)哦哦,对啊!因为太困了所以忍不住就——

最原:那我们的作业怎么办啊?!

王马:(责难)唉——最原酱的作业不是和我没有没有任何关系吗?

最原:(惊愕)我们在做的不是小组合同作业吗!

王马:(歪过头)是这样的吗?

最原:当然是啊!(心绞痛)再说了,如果不是王马君硬要拉我去什么派对,起码我的部分早就可以完成了......

王马:可是把阴暗原酱放在卫生间角落里发霉才不是绅士的做法,对吧?(自己点点头)倒不如说,最原酱应该好好感谢我才对呢——

最原:王,马,君。(蓄力中)

 

(王马不为所动,前身向最原的方向倾斜,最原忍不住后退)

 

王马:(露齿微笑)我知道哦,在我一个人出去玩的时候最原酱都会寂寞的事情,(“才,才没有!”)所以才会想要带一直紧绷着的最原酱出去玩。而且,一直以来,虽然没有怎么好好说过,但我一直都有在感谢呢。

最原:(单纯的疑惑)......什么事?

王马:每次,(停顿)每一次,(停顿)都把喝醉的我从派对带回来的事哦!

最原:.........但是,我们不是才入学一周不到吗?派对,也只有开学的那一次......(语塞)王马君?

王马:唉?(变成严肃的表情)——最原酱,现在几点?

最原:又在说什么搞不懂的话啊,(王马来抢手表),好好,给你就行了!

 

(手表显示时间)

 

——2:00 PM——

 

(手表显示时间:2:00)

(王马从手表移开视线)

 

地点:购物中心附近的人行道

(背着单肩包的私服王马一个人站在红色信号灯的一侧,旁边是巨大的时钟式样的路标)

(喧嚣的车辆轰鸣)

 

王马:(睁大眼睛)为什么,会在这里......?

 

(王马往四周看了一圈,发现自己正处在拥挤行人流水之中)

(捕捉到熟悉的身影,最原从对面人行道上走过)

 

王马:(用力地挥手)最原酱——!喂——!

 

(对面的最原突然被叫到名字,回过头来一脸迷茫地四处张望)

 

王马:(大声地,用手做出喇叭的形状)真是的,干嘛一副没搞清状况的表情啊!

 

(最原张望了一圈,没有发现王马,疑惑地转过身准备离开)

(王马不耐烦地皱起眉,往对面方向走去)

 

王马:最原酱——!

 

(这一次,最原转过头来,发现了王马,和他对视,陌生的表情)

(王马招手)

(车辆的信号的声音)

 

??:【等等……!】

 

(被车辆撞飞的王马)

 

最原:......是谁?

 

(时钟路标特写,指针转动)

 

——5:00 PM——

 

(时钟路标特写,指针转动:5:00)

 

地点:购物中心的人行道

(私服的王马站在和刚才一模一样的位置)

(比刚才小声的车辆轰鸣)

(已经接近傍晚,行人比刚才少,天色也更加昏暗)

 

王马:(低下头,扫视自己)Déjà vu《既视感》?

 

(突然有人从背后敲打王马的肩膀)

 

最原:(不好意思的笑容)抱歉,让你久等了!

王马:(微妙的表情)最原,酱?

最原:那先去吃饭吗?(很自然地牵起王马的手)

 

(王马挣开了最原的手)

 

最原:(手还在半空中,一脸疑惑)......怎么了?(变成内疚难过的表情)果然是让王马君等太久了吗,对不起......

王马:(不耐烦地)不是这个意思啦............(沉默)什么都没有。(皱眉后,做出笑容的表情)——我是指DT原酱的这个反应就跟来和女朋友约会一样,很好笑吧?

最原:(脸红,拉下帽檐)什么啊.....我们本来不就是,(停顿)还是说被当做女孩子对待才生气了吗......?

王马:(笑容冻结)本来就是。对哦,我们本来就是恋人嘛。这种事在恋人之间不是超常见的事情吗。嗯,作为恋人一点都不奇怪呢。

最原:为什么又开始不断地重复那个单词啊(小声地)!

王马:又在害羞了!对了,这次是去餐厅庆祝三个月的纪念日对吧?

最原:嗯......(王马拽着最原的手腕前进)呜哇,不要拉着我走啊!

 

(咖啡店的招牌,还有王马推开大门时清脆的铃声)

(他们选择坐在中心的个室,环形的沙发,中心是圆木桌)

(王马小声跟服务员说明,最原在一旁坐立不安)

 

王马:(突然大声)所以说,刚才就开始一个人在那里鬼鬼祟祟做什么呢最原酱?

最原:什,什么都没有!(手放在礼物盒上)

王马:(两眼放光)有给我的贡品吗?(伸手过来抢)

最原:(巧妙熟练地避开)是送给王马君的礼物啦。(叹一口气)

王马:是什么?

 

(最原拿出粉色的盒子)

 

王马:(脸色不妙)......最原酱绝对是把送给女孩子不要的东西扔给我了吧。

最原:不是这样的!——只是,(移开视线)跟赤松同学啊,春川同学她们商量之后决定下来......

王马:呜哇,为了我最原酱居然还参加了女子会,超感动(棒读)。

最原:(基本弃疗)随便你怎么说吧。

 

(王马的视线紧锁在盒子上,流下冷汗)

(最原轻轻打开盒子盖,是怀表)

 

王马:唉?(瞳孔变小)

 

??:【抱歉,但是没有时间了】

 

——7:00 AM——

 

(怀表显示时间:7:00)

(王马的视线从怀表移开,古董店开门的铃声响起)

 

地点:古董店

 

最原:......打扰了!(端着咖啡来到王马面前)

王马:(眨一下眼)啊,是最原酱。

 

(最原把咖啡递给王马,王马犹豫一瞬间后接过)

 

王马:......谢谢。

最原:不用谢啦,也就只是我想要带给王马君的。(准备离开)一直都是(小声)。

王马:(两手握住咖啡杯,感受热度)每天都是这样吗?

 

(背过身的最原停下脚步,点点头)

 

王马:每天都是,咖啡店打工的最原酱早上一定会给我送咖啡过来......(陈述事实的语气)害羞也要有个限度比较好哦。

 

最原:......王马君?

 

(王马拉住最原的手,最原转过身来)

 

最原:今天早上,发生了什么吗?——总感觉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样......

王马:奇怪的不是我,是最原酱哦。(微笑)如果是最原酱这种程度的怪人的话,随身携带几块手表也不奇怪吧?(开始在最原身上摸索,“王马君?!”脸红呆住的最原)哼——没有呢。

最原:(松一口气)真是,到底在做什么啊?还是说,身体有些不舒服?(换成担心的神色)

王马:(嗤笑)现在是轮到最原酱来担心我的SAN值的时候吗?明明是你——(与最原针锋相对)第一次还没听清楚,第二次就完全暴露了呢,『那』毫无疑问是最原终一的声音。呐,你在企图什么?

最原:(疑惑)王马君在说的事情,我完全不明白……

王马:不是『你』?(眼神锐利,突然变得冷漠的语气)

 

(河对岸钟楼传来钟声)

 

——9:00 PM——

 

(钟楼继续传来钟声,这一次声音更近)

 

地点:钟楼附近大厦的天台

(银白色礼服的王马站在天台水箱之上)

(侦探装最原急匆匆地推开顶楼房门来到天台)

 

王马:(看着自己的白色手套和手杖)果然……(脸色很差地喃喃)

最原:(在下面做出喇叭手势)怪盗D!这一次,不会让你逃脱了!(有些喘不上气)

 

(王马回过头来,巨大漆黑的天幕之下,华丽的衣装沐浴在静谧的月光之中)

(王马空白的表情)

 

王马: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是一点都不无聊呢!(双手撑开呈一字型,面朝天空,仰望圆月)

最原:唉?

王马:喂——无论在看这场闹剧的是谁,不管你出于怎样的目的——

最原:(疑惑的自言自语)怎么回事……?

王马:(把手杖扔向最原)没跟你讲话哦,残念原酱。(至极的不爽)

 

(最原狼狈地躲开手杖,怀疑似的观察像个疯子一样大吵大闹的王马,一边拨打电话)

 

最原:喂,是公安9科吗?嫌疑人在天台……情况?(瞥一眼)有点奇怪……

 

(楼道上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不断登上阶梯)

(远近传来轰鸣的警车鸣笛)

 

王马:(歇斯底里)——听到了,就回答我啊?!

 

(安保人员冲进天台,包围王马所在的水箱)

(王马丝毫不在意地继续大声控诉,中间包含各种fxxk,shxt等消音词汇)

(面露难色的最原和安保队长耳语)

(安保队长作出“连行拘捕”的任务手势)

 

王马:(不断挣扎)放开,我……!你在那里对吧?为什么不回答我?!

 

(安保人员给他铐手铐,强制带到警车)

 

安保队长:(呼出一口气,侧身对着最原)……真是个疯子,对吧?

最原:(从一直的沉思状态惊醒)啊!是啊……

 

(王马被粗暴地扔进车内,空荡荡后排的中间位置,他吃痛地吸一口气)

(王马看到前排驾驶席间车速仪上的时刻)

 

——4:00 AM——

 

(车速仪显示时间:4:00)

 

地点:正在行驶的警车之内

(学生制服的王马坐在后排座位左侧,右侧是巡警制服的最原)

 

最原:(说教)……这个时间还在外面乱逛很危险啊,学生君。

王马:(嘶哑的声线,和刚才一样充血的眼睛)这次是这个设定吗。

 

(最原意识到王马心情低落,转过身确认王马的状况)

(王马低下头青白的侧颜,两只手交错在一起)

 

最原:(照顾王马的心情)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是人总会有低潮这种东西,如果因为这个就自暴自弃——

王马:最原酱吵死了。

最原:什么叫吵——倒不如说为什么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啊?!(惊愕)

王马:(微笑)想要知道?(作出过来的手势)

最原:(一副“果然吗”的神情)对不起,我没有那方面的兴趣。

王马:(被恶心到的表情)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好吗?只是想提醒一下最原酱的呆毛打结了而已……

最原:是这样……?(有些不确定,往上提起手)

王马:(趁机夺取最原腰间的手枪,迅速取下保险)抱歉了最原酱,我也没有陪你玩的空闲哦。

 

(瞄准最原,开枪)

 

——6:00 AM——

 

地点:地下室

(嘴巴用布塞住的王马被绑在柱子上,最原猛地推开房门,奔向王马所在)

 

王马:(发现是最原)唔……唔嗯!

最原:(流下欣喜的泪水,然后把布取出)太好了……!

王马:(深呼吸)我完全不觉得这个现况能用好来形容哦?

 

(最原一刻不停像赶时间一般地为他松绑)

(脚步声正在迫近)

(松绑完成)

 

王马:最原酱,好像有谁要过来了……

最原:(和王马对视)没关系的,你一定可以得救。(轻轻地在他额头落下一个吻,微笑)

 

(最原取出手枪,取下保险)

 

王马:(流下冷汗)最原酱,这个是……?

 

最原:(和王马对视)说过的吧,如果情况到了最差我们留下的选择。(抚摸王马的脸颊)我会为你杀死这个世界唯一可以伤害你的人。(用手枪对准自己的太阳穴)身为整个宇宙唯一的整体性怪盗,一定,一定要好好地逃出去啊,王马君。

 

(开枪)

 

(王马惊愕的神情)

 

——10:00 PM——

 

地点:才囚学园中庭

(王马一个人离开校舍)

 

最原:(拉住王马的手腕)……这么晚,王马君要去哪里?

王马:(轻轻地挣开)和最原酱没有关系吧?

最原:——那个方向是……

王马:格纳库。(头也不回地前进)

最原:也对,一到了这里,你也应该想起来了。

 

(王马停下脚步,转身)

 

最原:你明白了这一切的原因,是吗?

王马:没有全部。

最原:但是已经足够了。(伸手去牵王马的手,被粗暴地打开)

 

王马:(神情木然,唐突地)走马灯。

 

最原:(平静地和他对视)我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了,你没有真正的生活,(王马的肩膀颤抖)所以我只能从其他地方借过来,像做拼贴画一样,完成你最后的场面。

 

王马:…………所以那些都是真实发生的?

最原:可以这么说。

 

王马:(小声地)没有时间了。

 

(最原点点头,沉默)

(王马突然笑出声来)

 

王马:令人火大——如果我说,我不想按你所说的做呢?(拿出脉冲炸弹的定时版)

 

(引燃,爆炸)

 

——12:00 AM——

 

地点:餐馆

(位于中心位置的桌面上是丰盛的大餐和一个小盒子,高中生打扮的王马和最原坐在桌旁两端)

 

最原:(凑过来,小声的悄悄话)王马君,我们真的要做吗?

王马:唉——难道最原酱打赌输了就要耍赖吗?

最原:但是这个恶作剧也太……(心绞痛)

王马:不然的话,最原酱有钱付的起这些吗?(示意桌面上的大餐)不是说好的,要通过这个小游戏免费蹭一顿大餐吗?来来,最原酱请开始你的表演——

 

(最原认命地单膝跪地,面对王马)

 

最原:(生硬到不行)——王马君,今天是我们交往三周年的纪念日,在这个地方,大家的见证之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

王马:(故作惊讶地)是什么?

 

(周围的人都往这边看来,成功得到了他们的注意)

(最原把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戒指)

 

最原:(羞耻到爆地)能不能,和我结婚呢?

 

(周围已经有人开始起哄,“答应他!”“答应他!”的呼声此起彼伏)

 

王马:(睁大眼睛)唉……?!(接过戒指)我,我愿意。

 

(最原为他戴上戒指)

(周围一片欢呼,店长也被气氛感染,大声宣布要给这对新人的午餐免费)

 

(最原为王马戴上戒指,王马却抓住他的手,十指相扣)

(王马亲上最原)

 

最原:(难以置信的表情)这不是……唔……嗯……

 

(两人接吻的时候周围口哨的声音)

(王马和他分开,露出温和的笑颜)

 

最原:(才突然意识到,欣喜若狂地向周围的人招手)他答应了!他答应了!!(紧紧地握住王马戴上戒指的手,高高举起让所有人看到,由于兴奋还有一些颤抖)

 

(以最原王马为中心的一周镜头扫过,周围一圈的人都为他们祝贺)

(响起音乐,婚礼上的《Never Stop》)

 

【This is my love song to you,

这是我为你写的情歌,

Let every woman know I'm yours,

让其他人知道我是属于你的,

So you can fall asleep each night, babe,

宝贝你就可以每夜安睡,

And know I'm dreaming of you more,

你会知道我的梦里有你。】

 

(画面淡出,实际上求婚是电影院荧幕上的场景)

(整个昏暗的电影院只有最原和王马两个人)

 

(王马呆呆地看着画面上自己的笑颜)

 

王马:(视线紧锁在画面)这就是全部?——这就算得上,生活过?

最原:没有别的了。

 

(电影院的灯光开始闪烁,似乎电力不足以支撑下去)

 

王马:已经没有时间了。(声音开始颤抖)

 

(最原搂住王马颤抖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肩上)

 

(逐渐变暗,最后整个画面都只剩下黑暗)

(然而婚礼的背景音乐依然继续,没有停歇)

 

——8:00 AM——

 

地点:才囚学园最原终一的宿舍

 

(黑白熊的晨间讲话)

(最原终一从他的梦中醒来,怅然若失)

 

(最原和春川一起去往格纳库)

 

【I will never stop opening your door,

我会打开你紧闭的心门,】

 

(最原他们打开格纳库的门,发现了尸体的残骸)

 

【I will never stop choosin' you, babe,

无论多少次我仍会选择你,

I will never get used to you,

因为爱是永不止息。】

 

(一片慌乱之中,最原似乎在寻找谁的身影)

 

fin.

 

其实就是想写婚礼bgm下发现小吉尸体的最原酱……

 以及最后一个梗是彩蛋【

评论(2)
热度(59)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