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密誉,EM,最王,狛日,出死出,百王,steter,thominho,clex,赤黛赤,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响王,ロスアル

选择梦境

——

自从有意识起,他一直生活在这片孤洲之上,四周有奔流不息的河水环绕。

孤洲的狭隘与封闭令他感到寂寞,陪伴他的只有孤洲上不停的风暴。

于是他将视线投向对岸——河流对岸遥远的街景,陌生的人群,以及远远可以望见却看不大明晰的山的背影。

多少次他曾出神地远眺风景,在心里描绘着未曾见过的的山的背面,他试图走近,然而无言的河流阻碍了他前进的脚步,他只能丧气地回到孤洲上来。

待他稍稍长大一些,他渐渐懂得,幼时目光停滞的地方叫做自由,那时候漫长的凝望叫做向往。

——

Sam从噩梦中醒来,汗水浸湿了他的衬衣。

他试图去平复自己乱了节奏的呼吸,那是他噩梦中恐惧和绝望的残余。

按理说他并未有意识地经历孩提时代的那场灾难,而又是什么原因使它在十多年后的这几天反复来访Sam的梦境呢?梦中的Jess被钉在天花板上,位于熊熊火焰中央的情景,就像是一个诅咒拷问着Sam的心。

然而Jess正安然无恙的躺在他的身旁,她担忧而焦虑的眼神注视着Sam。

“Sam,我想知道现在是几点了,而你现在正在做什么,或者说,这又是第几次,你在半夜醒来,坐在床上发呆?”

Sam如梗在咽,他不打算坦白他梦的秘密——他不想让Jess为他感到担心,给他找个心理医生什么的。但是他心知不能与之前的夜晚一样,凭借蹩脚的借口试图蒙混过关,然后面对Jess怀疑的眼神坦然地撒谎。

“没什么,只是一些噩梦罢了。”他却对梦的内容闭口不提。

好像说出那些词句会有什么忌讳一样,Sam心中有种模糊的预感,而这预感所指向的远方令他感到熟悉的畏惧。那些画面真实得不像是一个梦,更加接近于,是Sam的未曾见过的一段记忆。

正如同这三年来Sam脑海里无数次所想的那样,他又记起自己曾经属于的地方,想到了一个可以从他身上能得到任何帮助的人。

然后Sam同之前的夜晚一样,他避开不提,不再让这个想法延伸下去。

他不敢让自己过于耽溺在对Dean的思念里,他需要向前看。

而他能做到的只是,尽力把注意力集中在眼前他的天使。

Sam拢过Jess的长发,轻吻她的额头。

“抱歉让你感到不安.。Jess,it’sokay.”

 

Sam和Dean解决了一只女鬼,这感觉久违的棒,欢乐冲击着过了三年平淡大学生活的Sam的大脑。同时他也筋疲力尽,疲于应对思考会有下一次狩猎旅行。对于Dean的提议,Sam的答案依旧是否定的。

Sam能够看到路灯的微光下,Dean美丽湖绿色眼睛黯淡的瞬间。这令他想起半夜Dean闯入他家以就三年一遇重逢之时,黑暗中Dean双瞳看向自己,其间跳跃着的喜悦的音符。

“他总是为我,如此轻易地感到喜悦和悲伤。”这种想法使Sam心情复杂,他又感受到他幼时位于孤洲中央的风暴,一种难以言语的渴求和抑郁。

和Dean告别后,他回到自己家中。现在这个时间,Jess早该睡着了。

Sam不想打扰到Jess,他尽量轻声而又迅捷的登上阁楼,透过窗户,他望见橙黄的路灯在旁,视野里黑色Impala缓缓前进,驶向漫长暗夜的远方。

他久久地凝望着,咀嚼着心里翻腾的情感。

 

过去的三年里,他得到了过去十余年总和以上的自由,他想要为此感到高兴,而不是开始眷念过去的日子,以及发着对某个单一对象的浓浓乡愁。

可他早就开始这么做了,在离开Dean的日子里,随时间推移,怀念与回忆不断的回放,他每每追溯这三年积压下的所有思念和情绪,这一切都完结在同一个节点——在他离家出走去斯坦福的那一天。

而他的脑海里只回荡着同一种声音:他后悔了。

 

没有勇气完成这一目送,Sam背过身,身后巨大的声响和火光又夺走了他的注意,再回首。

火焰。

是无尽的火炎吞噬了黑色轿车的身影,翻滚着落入河流,讽刺的是空气中泛滥着令人作呕程度的浓郁硫磺的气味,。

“——Dean!”

 

Sam猛地从床上坐起身来,汗水浸湿了他的衬衫,隐约明白了一定程度真实的Sam望向窗外,天空中是同样的月亮的圆缺。

还有同之前一样Jess担忧又焦虑的目光。

“It’s okay.”

Sam没有看向Jess。

 

Sam的心里只被同一种呼唤,或者说是命令所充溢——一条干涸的河流,又怎会有对岸呢?

而假如没有一直以来的Dean的话,他几乎不会去梦想。

——

Sam和Dean下车,整座房子被火焰所包围,是与他第一个梦境如出一辙的场景。

Dean沉默地陪伴在Sam身边一段时间后,发出了干涩的声音:

“……Sam,我知道你心里很不好受。但是,听着,你不能预测到这件事的发生,不是吗?”

可事实是我对它心知肚明。

“所以,错不在你。你不能因此责备你自己。老兄,现在我们应该去找到那只恶魔婊子,对着他的脑门来一枪……”

我当然应该这么做。我是说,当我面前平摊着Jess和你的时候,我竟然毫不犹豫地选择去放弃Jess来换你。为你,我能够杀了她。而最要命的是——

我居然为此该死地松了一口气。

 

Sam沉默不语,眼中倒映着跳跃的火炎。

Dean不得不停下他的长篇大论,毕竟Sam没有在听。

他能做的只是,替那个为弟弟所爱的可怜女孩,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后记:

又名《期中考读现代文阅读有感》,反正在我的认识里,如果死去的是Dean的话Sam也会为此走上猎魔不归路的,只是他不会让这发生的。

评论
热度(2)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