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出胜出,出死出,狛日,最王,百王,steter,thominho,clex,EM,根肖,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尤昴,响王,凛殇,影山骨科

【最王】我和王马君的七日战争

虽然中途把小吉生日记成高考下分,我还是在生日当天肝出来了!!!!!!

王马君生日快乐!!!

1.8w字食用请注意.

以及含百春请注意。

【最王】我和王马君的七日战争

 

——第一日——

 

传说中的希望之峰学园,意外的是一个祥和的地方。

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还因为周围都是超高校级的学生而感到有些紧张,实际上似乎和普通的全日制高中没有多大的区别,大家也都是在以自己的方式,享受着青春罢了。

 

“——最原终一君?”

“啊,是的。”

班主任的黄樱老师叫了我的名字。

 

“那个啊,开学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没能来报道是出于你才能的原因,校方也能理解,可它的代价,身为超高校级侦探的你的话,不用我说也应该明白吧?”

当然清楚。

开学日期刚好撞上一直帮忙的伯父的侦探事务所接到国际大案,尽管在推理上我还远远不及伯父,但伯父却没有办法解决国际大案语言不通的问题,作为结果,只能让我同行,没想到这样一去就是一个月。

整个希望之峰学园上下,开学一个月后还没来报道的人,应该只有我了吧。

 

“我们班的同学的话问题儿童一大堆......咳咳,不过亲切的同学也有,像是白银同学啊,百田同学啊......啊,对了,最原君刚来学校还不熟悉学校对吧?这样的话去找百田君就好了,他是我们班的班长,同时也担任天文部部长,很可靠哦。”

“不用麻烦百田君,我自己就——”

“别客气嘛,反正都是一个班的学生,将来可是要天天打交道的哦?”似乎是发现了我仍然不是十分情愿,黄樱老师的表情稍稍严肃了一些,“......老师也明白,晚来一个月的你的处境很难过,哈啊......如果你要是像隔壁某人一样的斗志高昂整天总想搞个大新闻一样,我也用不着这么担心了——不对,也有可能会为其他事情开始担心。”

“最原君的性格呢,看上去很会吃亏,所以老师很担心啊。”

 

......这个人,不愧是希望之峰学园的教师吗。

感觉像是被戳中了痛处和忧虑,但也没有因此觉得被冒犯,这或许就是黄樱老师奇妙的地方。真的是在为我担心,是一个好老师啊。

 

“总之,先去看看也可以吧?百田君的话,现在应该在天文部哦。”

“......好。”

 

——

 

不过话说回来,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个今天才第一次拜访的学园,它的天文部在哪呢。

之后黄樱老师中途被校长传唤,我走下楼梯离开教学楼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希望之峰学园原本只有本部校舍的校区,经过了多次重建,拓展了新校区和预备学科的校区之后,才达到了现在的规模。而由于预科学生相对于本科的人数占绝对性的优势,所以社团活动之类都是本部和预科混合进行,这个方案似乎是上届学生会的成果。当时传闻还很多啊,希望之峰首届由预科学生担任会长的学生会。

——不过那个提案所造成的结果就是,社团分散在各个校区,要在一个这样大的学校中自力找到天文部,十分困难。

在原地站了一会儿,还是不知道该先去哪个方向的茫然。

 

“......嗯,是没见过的脸啊?嗯嗯,绝对没错,这样有个性的美少女颜我怎么会没有一点印象呢!虽然眼神已经死掉了。”

——开始放空眼神的时候突然听到少年的声音。

 

十分引人瞩目,不同于本科和预科的白色制服的少年,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向上看来。

 

“啊,看过来了。呀嚯——”对方非常有精神地打招呼回来,“呐呐,你是新来的?啊啊难道说是转校生?嘛不管怎么说都应该是和我同一届的学生呢!”

“我不是转校生。”我尽可能谨慎地回答道。

“呜哇,居然猜错了。还是说是外面来的人?因为确实对你的脸一点都没印象啊!”

 

这个人从刚才就开始反复地说“没有印象”“没有印象”什么的,难道他有自信记住全校学生的脸吗?

 

“我是今天开始在这里就读的学生,但应该也不能说是转校生。”

“什么啊,好复杂!嗯,不过那种事不管怎样都好——”

明明刚才还在兴致勃勃地大声询问?

......感觉越来越没有办法理解面前的少年。

 

“王马君——”循着声音找去,金发的少女和青色头发的少年往这边赶来。

“真是的,明明是王马君提议的分头搜集情报对吧?”背着可爱粉色背包的少女,向白色制服的少年抱怨道。那么,他就应该是那个王马君了。

“唉,我可是有在好好搜集情报哦?只不过面前突然出现了生面孔,明明是标准的美少女颜却一脸死相,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迷路了啊。”

那你为什么刚才不早点说啊,我忍不住想到,为什么不一开始围绕这个话题。

“美少女颜什么的......”青色发色的少年刚开始还一脸困扰的微笑看向我,接着自己陷入了沉默。

“对吧?我说的没错吧,天海酱?”王马得意地说。

 

“嘛,”金色头发的少女打圆场,“王马君说的也有道理。这边的你,能问一下你现在是需要帮助吗?”

“嗯,我在找天文部......”

“唉,去那种地方一点意思都没有哦,还不如——”王马立即插嘴表示不满。

“够了,王马君,接下来就三人一起去搜集情报吧。你是......转校生对吧?天文部应该在那边大楼的地下一层,嗯,今天下过雨应该没有观测任务,大家大概都在那里......”

 

“啊,谢谢......”

这样跟他们道谢后,三个人又急匆匆地离开了。

 

虽然有些在意那个三人组。

 

“......天文部吗,先去一下吧。”

 

——

 

中途又问过一次路后,总算到了天文部的部室,结果却是空无一人。

可能是运气不好,或者对方离开去观星了吧,本来打算离开的时候。

 

——感觉有听到人说话的声音。

话说,刚才那个金发的少女也有说过,今天下过雨,天文部的人不会去观星吧?

而且这里的门还开着,从这里面的设施来看,都是一些光是看上去就很昂贵的观星设备,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是虚掩着门闲人可以自由进出的场所。

不过最令人在意的是——

 

角落书柜上空无一物。

 

明明这里果壳零食,书籍专著都是随便放的,只有那里异常的干净太不自然了。

——声音,虽然只有一瞬,但也应该是从那个方向传过来的。

 

我小心翼翼地朝书柜移动,开始调查。

就像电影里面的场景一样,书柜突然移动——

 

“所以说了——就对付王马而言,你们的方案还太幼稚了!”

里面的深色发色络腮胡的少年,在一片黑暗之中指着显示屏大喊道。

“啊——?怎么了,你们一个个地往门边......呜哇啊啊啊啊啊!”

 

“不是入间同学说过的绝对安全吗?!为什么会被发现啊?!”

“啊——吵死了,就一个机器人也要妄想明白本大爷的作品的伟大之处吗?”

“入间哟,汝的伟大作品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故障......啊,咱明白了,是魔法吧!那家伙一定是用魔法进来的......!”

“啊,大家不要欺负入间同学,这不是绅士应该做的事情啊!”

 

暗室里总共有五个人,同时因我的出现陷入了混乱。

而我的注意力忍不住转向这个昏暗地方唯一光源的显示屏。

 

上面是放大的,刚刚见到的王马君的脸。

 

——

 

“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

 

这,就是出现在显示屏幕上幻灯片的解释。

 

“啊,秘密组织的存在被发现了,咱们辛辛苦苦伪装成天文部的计划就会泡汤,然后王马就会,王马就会......!”个子娇小的少女颤抖着,拉下了自己巨大帽子的帽檐。

“冷静一下,梦野。这家伙知道了还不等于王马知情。”台上的络腮胡少年打断。

“百田君,话是这么说的,但是我们并不能确保这个人是否和学生会有所关联,如果他是学生会的关系者的话——”机器人,对,真的是机器人提出反论。

“啊啊,kibo在那边叽叽喳喳吵死了!用一句话来讲,就是要封口对吧?那么久用本大爷特制的电击枪给他来一发不就行了。”

“入间同学,太危险了!不能把那么危险的东西拿出来啊!唔,没有办法,那作为一个绅士,昆太只能帮助那个人了!”

 

......这是什么混乱的场面。

等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倒不如说为什么我会来这里,坐在这样一个昏暗的密室里接受质询,对了,我应该是为了寻找天文部的部长百田君——

 

台上的百田君思考了一会儿:“那么,不是有解决方案吗?”

 

——

 

“拜托了,请成为昆太的同伴吧!”身材高大的少年向我鞠躬。

“唉——烦死了,听好了你小子,要是不答应,就吃本大爷一炮吧!”入间同学竖起了中指。

“......嘛,就是这么回事。除非你加入我们,我们是不会放你出去了。”百田君艰难地说道。

 

“那个,能问一下到底是加入什么......?”

 

“答案不是有写在显示屏幕上吗?就是‘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kibo冷静的机械声音。

 

原来如此,搞不懂。

“这个组织到底是......?”

 

“这个组织,是咱们为了反抗邪恶的学生会会长王马而成立的革命的组织。”梦野同学皱起眉,肃穆地回答道。

 

专门的反抗一个人的组织?而且对方还是这个希望之峰学园的学生会长?

想起来刚刚看到的王马君,虽然给人一种异想天开,有些跳脱的感觉,实际上却是有想到我迷路的事情,不管过程如何,结果还是帮到了我。

“你们做这种事,真的好吗?对方也是同学——”

 

“那家伙才不是咱们的同学!你知道,咱们在他的手下吃了多少苦吗?!”少女声音带上了悲怆的情绪。

 

被带跑了节奏的kibo说道:“我已经无法忍受他过激的机器人歧视行为了!都是因为他,整个学园都掀起了机器人歧视的风潮!”

旁边的入间又马上抢答道:“我和那个小矮子从初中就认识!从初中就开始!那个死正太就死命使唤我制造他的‘玩具’还叫我,臭,臭婊子什么的......”

“王马君......曾经骗我说喜欢昆虫,结果却只是为了让我帮他抓住大家什么的......唔,做了这种事,昆太已经当不了绅士了啊......”昆太捂住胸口。

“咱,咱可是被那家伙夺走了重要的东西呐......!咱的宝物......”

 

不,最后一个怎么想怎么奇怪吧?!

 

“嘛,就如你所见,这里聚集的都是王马的受害者,也包括这个威震宇宙的百田解斗我自己啊。”百田君握紧了拳头。

 

“你们都是对王马君有怨言的人,这一点我是明白了。嗯,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也不会跟别人告密你们的组织,所以能不能先让我——”

 

“不行!万一汝向王马那家伙告密,咱们所有的计划都泡汤了!”梦野同学抱住了我的腰。

“那个,所以说我不会——”

“啊,没有信凭性呢。”机器人冰冷的反论。

“拜托了啊啊,就成为我的下仆吧,如果按照本大爷说的做的话,那就让本大爷跟你——”

“总之,如果你不答应,你今天就回不去了——昆太!”

“虽然不是很明白,嗯,昆太会努力的!”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夕阳西下,教职员室内。

“......你的脸色怎么看上去比刚才还糟糕好几倍啊,就一个下午的时间,你遇到什么了啊?”黄樱老师一脸的不可思议。

 

“......什么都没有。”

被传销组织威胁最后被痛哭流涕挽留什么的,不可能说出口啊。

在搞什么啊,这个学校,怎么会有那么多问题学生。

我沉默着把社团申请表递交给老师。

 

“嗯,那就好......哦!果然你还是答应加入天文部了啊。”黄樱老师欣慰地浏览表的内容,“我就是那个社团的顾问老师,有问题来找我吧——虽然这么夸下海口,实际上大部分时间我都不在,具体的社团内容也不清楚啊,哈哈......”

 

想想也是。

 

——

 

“王马君,今天还是没能得到有用的情报呢.....”

“......不是赤松酱应该担心的事情哦,进展还是有的,只要一直追查下去,总能找到的。”

“校方也在隐瞒这件事,而且担任会计的真宫寺君也处于行踪不明的状态......”

“就是这样才有解决的价值,不是吗?嘛,反正最后肯定也能保护学生,我也玩得很开心,这样两立不是挺好吗,天海酱?”

 

——第二日——

 

能让你一瞬间感到身体被掏空的,一定是手机里的这一件短信。

FROM:百田君

TO:我

 

拜托了,终一。这一次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的任务非你不可!

学生会会计行踪不明重新招募是我们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们其他人已经和王马太熟了,而且实在不能和他心平气和地相处.....

只有终一你!初来乍到不会受到怀疑,所以这么艰巨的任务只能交给你了。

我期待你的成功!

 

 

看上去很搞笑,然而,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为什么我会来应征学生会的会计啊......不,理论上的直接原因当然清楚,就只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这一定存在什么深层次的原因对吧?像是世界的真相什么的,啊,一下子就变得哲学了......

 

“请问你的名字是?”

“最原终一。”

 

旁边的金发女孩子惊呼:“你是昨天那个——”

坐中间的王马也兴致高昂:“那个美少女颜还一脸死相的不知道是转校生还是什么的生面孔!”

天海则苦笑道:“两位,这样最原君会困扰吧。”

女生有些脸红:“抱歉,刚才我有些吃惊,所以......”

王马却自己抱着手点点头:“是吗是吗,嗯,原来叫最原酱啊!”

女孩子注意到这边:“王马君,面试还是更加认真点吧!”

“......赤松酱,你是说真的?”

“当然是认真的——”

 

“好,最原酱的性别年龄工作是?”

“呃,男性,17岁,学生。”

 

“下一问,最原酱不是转校生的话为什么之前没有见过你呢?”

“因为帮忙的侦探事务所,有事情需要出差刚好和开学的时间重合。”

 

“哇,最原酱原来是侦探先生呢!”

“嗯......姑且是作为超高校级的侦探招入学校的......”

 

“呜哇——超厉害。那么侦探的最原酱应该知道诺克斯十戒对吧?第六条!”

“......不准许有中国人出现在故事中。”

 

“正解,再接再厉哦!接下来一个问题是范达因二十则的第四则!”

“侦探本人或警方搜查人员不可摇身变为凶手。”

 

“哥德巴赫猜想?”

“任何不小于6的偶数,都是两个奇质数之和。等等,这不算——”

 

“罗森塔尔效应?”

“积极和消极的暗示对人的影响。这也不是——”

 

“红皇后假说?”

“......生物学中,不进则退。”

 

“——嗯,还真是有一套呢!那么最后一个问题,”王马的笑容不改,“呐,最原酱加入学生会,是什么目的来着?”

 

“......”现在出的汗不知道是由于那过长的热身问答,还是由于提问本身。

“——由于我在以前的学校也有担任会计的职务,所以......”

 

“骗子。”

王马的声音从房间的另一端传来,不改刚才的轻松喜悦,和刚才一样的冰冷。

旁边的两人刚开始还是很头疼的样子,现在则是露出了认真的表情。

 

“想要最原酱回答的问题已经没有了哦?下一个。”

 

......走出房间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松了一口气。

 

——

 

【最原进入了聊天室】

 

梦野:哦!汝回来了啊,怎么样?那家伙有识破吗?

最原:我觉得没戏了,算是被识破了吧......

入间:什么叫算是啊!就不能好好说人话吗,逊原!

Kibo:难道是说彻底被看穿,包括我们的组织?

最原:没有到那个地步。

最原:但是彻底被怀疑了,应该......

百田:嘛,终一也尽力了,待在那里也没用,还是先回秘密基地重新商讨一下对策吧。

 

浏览了LINE的信息,本来准备马上离开。

 

“嗯,接下来,即将发表本次入选会计的应征学生是——”

 

这几天都要忙那个鬼天文部的活动,要去哪里解决晚饭呢。

 

“——最原终一同学。”

 

“哈啊?”

 

“呀啊,果然我还是最中意最原酱了!”旁边突然冒出了学生会的会长大人。

“以后要多多指教咯,最原同学。”天海君宣读完毕之后,来到我的身边。

“最原君的话,感觉会很可靠呢。今后,在学生会一起努力吧!”金发的女孩向我微笑。

 

“不,这是,怎么回事?”我还是一片混乱。

 

“哦,话说回来是没有好好介绍过自己呢!我是赤松枫,超高校级钢琴家的书记担当。”

“我的名字是天海兰太郎,姑且算超高校级的冒险家,在这里担任副会长。”

 

“接下来就是我了呢!我就是超高校级的总统的学生会会长,名字叫做王马小吉。”

他抓住自己的手:“从今以后,作为我的左膀右臂需要最原酱的努力了呢!”

 

“唉?”

 

百田:什么?!

百田:他们居然让你进了?!

Kibo:这算个好的开始吧......?

入间:太棒了!这下终于能让那个小矮子对着本大爷说口胡了!

梦野:咱们的未来一片光明啊!

昆太:嗯,虽然不清楚卧底是什么意思,但是昆太会为最原君加油的!

 

——就这样,我和王马君的七日战争拉开了序幕。

 

TBC.

 

——第三日——

 

起码入学之前,我没有想过自己的高中生活会有这么充实。

丰富多彩的社团活动。

施展才华的学生会工作。

虽然前面一个天文部的活动基本进入瘫痪状态,所有的成员(包括我也只有6个人),大部分时间都是留守在那个狭隘的小房间讨论怼王马君的战略。

一边喝奶茶和吃零食。

......如果我是完全不知情的人,看到那个场面,一定会怀疑这是不是什么狂热粉丝的聚会,毕竟那个没用的巨大显示屏幕始终投影出王马君灿烂的笑容。不过笑容这东西,看久了也就觉得欠揍了。

而最近的战略似乎都是围绕着我的工作,虽然到最后都没有决定下来我到底应该做什么。

嘛,那边倒是没什么问题,顶多就是熬时间而已......也不是那么难熬,大家意外的都是亲切的人,倒不如说有了同仇敌忾的对象之后,整个组织的氛围都会变得和睦吗。

——问题就出在后面一个。

 

在之前的学校有做过类似的工作什么的当然是在说谎。

那么会计的工作到底是什么,实际我也不清楚。

然后理论上,总该去学生会室集合吗,今天。

 

“......最原,你是天文部的,对吧?”

旁边的同学的声音。

是春川同学。

 

春川同学还是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冰冷的扑克脸。一开始听到她的才能是超高校级的保育员的时候,稍稍有些吃惊。因为普遍意义上,冷淡的人看上去不像会是受小孩子喜欢的类型......不过,超高校级程度的才能应该不能用常识来判断吧。

 

“是的,前几天刚刚加入。”

 

“什么,春卷找终一有什么事吗?”

非常自然切入的百田君,不愧是和大家都关系友好的班长吗。

 

“哦,是吗。——什么都没有。”

只这么几句话就单方面地切断对话,顿时失去兴趣一般地从我的方向转身离开。

这几天和春川同学的交流总是这样,与其说是担心被讨厌,毕竟她对待其他人的态度都差不多,倒不如说我已经习惯了。

总体来说,不是十分热情的人。

 

“抱歉啊,终一。春卷......她就是有点害羞而已,没有什么恶意的。”

远远可以看到春川同学那边传来杀气......错觉吗。

“没事,我明白......”

 

所以,这样的她跟我搭话还是挺罕见的。

是对天文社抱有兴趣吗。

......那么为什么不直接加入天文社呢。

嘛,虽然都是和我没有什么关联的事。

 

“最原君,有人来找哦。”

“啊,谢谢!白银同学。”

 

——

 

“哟,最原酱!”

 

是王马君。

很远的距离就可以特定的,不同于本科预科的白色制服的少年。

似乎是学生会成员的特权之类,不过,平时无论是天海君还是赤松同学都是一身的本科制服,只有王马君穿着“特别”的白色制服。

身份象征一般的,异质的存在。

 

这样的王马君特地来到我的教室——他的班级就在隔壁——大概知道是了什么原因,但是——

“......有什么事吗?”

 

多少总应该会有些警戒吧。

理论上我是“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的成员。以及那个组织的名字也太长了不能给它起个简称吗。

——先不说我自己,起码这几天以来我已经认同的同伴眼里这个人堪比恶魔,不,应该说是恶魔的化身吗。

逐渐了解“协会”(这个缩写怎么这么中二)成员的途中,越来越了解还有一点,就是王马小吉是怎样的一个人才,才能在开学仅仅一个月内给这么多人造成了心灵的创伤。

果然是恶魔吗。

 

“唉——干嘛这么见外,我们不是一起工作的同僚关系吗?”

“......的确是在学生会一起工作的关系而已。”

“‘而已’什么的,最原酱真冷淡——!明明接下来的这一学年可是要好好一起给学园造福的,我们的关系难道不应该更加要好吗?”

走在我旁边的王马君义正言辞地说。

 

王马君总是这样。

我自己都不知道给他留下了怎样一个印象对方才会如此熟络地接近过来。话说回来从一开始就是重复着“美少女颜”什么玩笑话,跟迷路的我搭话,自来熟也到了过分的程度。

自来熟,的确,也可以说是面对初次见面的人的一种应对方式。

这或许是王马君应对陌生人的方式。

用灿烂到可疑的程度的笑脸迎人,过分拉近距离让对方不得不后退,从这个角度控制合适的距离。如果是他的话,或许更不止如此,光是对方由于自己过激的行为而受到冒犯而跳脚,或是发火或是其他,这一类别,大概都会满足他的心理吧。

从这方面来说,“协会”的成员几乎是他的完美猎物啊。

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种扭曲的,该怎么来说,害羞的方式?

——这句话,让他听到的话,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反答。

 

“但是我上一次已经说过了吧,不用每一次,每一次都来我的班里找我......”

“嗯,最原酱也是铜墙铁壁呢——不过我也不会灰心哦。”

“——因为我最中意的就是最原酱了啊!”

“......王马君,这里是走廊,那个,声音能不能小一点......”我放低了了声音,“虽然,你的心情我很高兴.......”最后一句几乎快要消散在风里。

 

周围的同学几乎是在王马君作出了问题发言的那一瞬间,一并将视线往这边投来。

“什么啊......”“又是王马......”“切,真没意思......”之类的声音此起彼伏,没被当真这一点倒是应该感谢王马君日常的作孽吗。起码同样的事,光是我和王马君一起走在前往学生会室的路上就有过多次先例。

 

但是,这种事——被说“喜欢”的这件事。

请尽情地笑我吧。可再来个十遍,估计我也会是这样的反应。

作为一个新鲜人的男子高中生,对于所谓的高中生活,难道就不会抱有一些玫瑰色的幻想吗?就算是那些励志学业,或者将整个青春奉献给球场的人,都会有那么一刻会想要一个特定的人的陪伴的。

在这尤其多灾多难的青春期之际,更加显得刺耳。

 

但是王马君口中的“喜欢”是没有意义的。从最初的起点来看,它几乎可以算是邪道,它甚至可以不代表好意。

......每一次,每一次,当他开始那恶魔的私语的时候,我总忍不住用这样的词汇来说服自己。毕竟,收到整个走廊同学无趣甚至有些失望的注目之下,只有我一个人面红耳赤,旁边再加上一个幸灾乐祸的王马君的构图是在太讨厌了。

 

可怕就在于,王马小吉总会有他的办法,让你给予他想要的反应。

 

不过,从这个方面来看其实是可以解释很多事情的。

包括他在那个面试场所大闹一场,最后选择的是,基本定锤提供了虚假情况的我。

 

几乎是在第一次跟着他走向学生会室的途中,就忍不住问过他选择自己的问题,那个时候毕竟还不熟。

那个时候王马君的回答是:“因为有趣——”

十分简单。倒不如说简单到过分,给人一种敷衍的感觉。

但是面对初对面的人,有趣也不失是一种高评价的表现方式。

“它”应该是王马君风格的评价标准吧......

如果让我说的话,实在无法对自己是否有趣的事情上给出公允的判断。

只能说,对于王马君,我应该不属于“无趣”的阵营......大概。

 

但有一点是现在可以明白的,倒不如说是可以证实的。

当时的我的表现实际是没有那么差的,倒不如说起码过了及格线的标准。

——因为我只是给出了王马君意料之中的答案。

他是知道我会撒谎才会给我这样一个问题,他在提问的同时怀抱着这样的期待。

而如果他期待的结果是有趣的结果的话,那么无论怎么说,这个选择总应该是可以接受的。

 

“啊,是王马君和最原君!”

看上去正与天海君交谈中的赤松同学转过身,跟我们打招呼。

“太好了,刚刚我还在想该怎么好呢......”

赤松同学的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单刀直入地讲了吧,”天海君也是一脸认真的表情,“新的被害者出来了。”

 

——

 

前几天那里从赤松同学和天海君那边得来的信息来看,目前的希望之峰学园正面临着巨大的危机。

以新生中的夜长安吉同学为先头,有多数的学生突然行踪不明。顺便,之前原定和王马君他们一同上任的会计真宫寺同学也是失踪的学生之一,所以后面才会由新选出学生会干部进行招募新的会计。

从校方的信息来看,不论哪位同学都是显示为“生病请假”的状态,但实际却是连家长都不知道实际方位的危险情况。

 

......虽然有想吐槽过这种事为什么不去找警察,但实际却是校方的委托,希望将舆论减到对学校最没有害处的程度,所以,这种事情就交给了学生会处理。

 

“困扰了啊......马上就是迎新晚会了,到时候不管怎样有这个规模的失踪人数,也太明显了啊......”天海君皱起眉。

“听说是希望之峰学园的迎新晚会,肯定会有很多媒体到场,也根本瞒不过那种人啊。”赤松同学仿佛是很有心得一般,不愧是从小就和媒体打交道的名钢琴家吗。

 

“那么,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用一句话来说就是,在迎新晚会之前将事件解决,对吧?”王马君意外的,沉静的声音,“——难度累加吗,真是令人激动啊。”

“不管怎么说,这几天学生会的重心在这里,应该是确定了。”

 

“赤松酱和天海酱,学生会那边迎新晚会的筹备,交给你们了。”

 

“——这个事件,就交给我和最原酱好了。”

“唉等等,王马君——”

“以最原酱大亲友的名义,我们一定会为这次事件献上最高的合作的!”

“你是哪来的自信啊?!两件事都是!”

 

百田:什么?!学校有发生这种事吗?

Kibo:原来夜长同学不是普通的生病请假吗?

梦野:安吉......

昆太:没关系的,王马君说了一定可以马上解决的!不用担心,梦野同学。

入间:不不你被那家伙洗脑了怎么办啊?!这里是“王马小吉受害者协会”的讨论群组啊!

 

——第四日——

 

“这里也没有什么有用的资料呢。”

对面的王马君猛地合上大册的学生档案,说实话,吓了我一大跳。

我们所在的这个档案室里平时本身就少有学生来访,只有学生会成员才有准入的资格,结果就是现在这个布满灰尘的房间。常年不通风地堆叠在一起,光是找到资料就已是万幸,剩下的不过是提醒自己借阅完毕一定要马上去洗手。

刚才的情况则是在这个狭小闭锁的档案室只有我和王马,一片寂静之中,王马君平地一声雷确实对心脏不好。

......话说回来,我们是来这里干嘛的啊......

长时间盯着电脑屏幕观察监控录像,一个多小时之后,实在是有些撑不住了。

 

王马君早就放下案上那卷档案。

“......最原酱。”

不知道为什么,总之他叫了我的名字。

王马君正站在巨大的书橱面前,向我示意靠近。难道是有了什么发现吗?

他用手指了指最上层的书架:“取一下那本。”

“......好。”原来如此。

到这种时候,就有了体格差的实感了啊。当然,这样的想法绝对不能让那个王马君知道。

“干嘛一副恶心的表情啊。......身高,需要我帮你削一点吗,最原酱?”

“不用了,谢谢!”

什么叫削一点啊,削是什么鬼。

已经对我的返答失去兴趣一般,王马君回到了座位继续查阅,本应该是这样——

 

“小心,王马君——”

 

这里的地面随处都是一叠一叠的书籍,档案室常年无人打扫的后果可见一斑。

总之,由于王马君踩倒了一叠书籍,失去平衡之际,我试图拉住他的臂膀。应该是想要取回平衡吧,王马君迅速反应过来,反手拉住我的手,然后,用力——

“抱歉,都是因为我——”

躺在一叠书籍之上的王马君,然后在王马君之上的我。

——太近了。

几乎能感受到气息吹拂的程度。清楚地看到他的碎发在再生纸的内页上舒展开来。

王马君却露出了笑容。

这家伙,是故意的吗?一边冷静地在脑内进行裁判控诉的同时,像触碰剧毒一般地,离开他。

“......每一次,都有完全不一样的反应,最原酱一点都不无聊呢!”

......果然是被他小看了吗。

虽然说某种程度上已经习惯了。

 

我回到我的位置,继续分析录像。

......希望之峰学园的监控系统基本可以称得上是完完备,相对而言,数据也庞大难以检索。不过最大的问题并不在此,而是这里的录像不同于普通的视频格式,而是定式摄像机的拍照串联而成,时间间隔倒没有连贯不起来的程度,但是看着很累这一点却无从改善。毕竟这所学校有着骄傲的悠长历史,在那个时代,光是有这样完备的监控系统就已经很了不起了。

由于我迟到一个月的缘故,这几天认识的人数本身就有限制,更不用说先前失踪的陌生人。从监控中看到的众人也是,大多是不熟悉的面孔。

所以,在那堆看不清脸的众人中,如果出现了一两个知人,就会特别显眼了。

就是指我的邻座,春川同学。

 

虽然说是有缘成为邻座,实际上我和她并不相熟,甚至从她那里了解的还不如从百田君那里了解的多。

似乎一开始的春川同学比现在的情况还要严重多了,整个人像是浮在班里一样,不过后面的经过百田君的锻炼之后,渐渐对百田君敞开心扉,也开始和班里其他人搭话。

普通的,是一个好故事啊,青春的代名一样的东西。

听到之后,感觉对春川同学的印象也有了改观。

会在开头确认我是否加入天文部,应该是因为知道我迟来一个月在班里的处境,她确认这样的百田君一定会对我伸出援手吧,虽然实际情况有一点误差。

但是这样的她却与百田君所在的天文部绝缘。

在和我对话时,被百田君打断就像逃跑似的离开。

应该是由于,她对百田君抱有特别的情感吧。

而遗憾就在于,现目前我无法看出,那个满心宇宙的“协会”之长百田君,是否能对她的心情做出任何回应。

 

“啊,不是春川酱吗?”

不知不觉间王马君已在我的身后,十分感兴趣地凑过来端详屏幕......总之切实地想要知道王马君对于人与人之间距离的定义标准。

“呐呐,这个时间段和地点,刚好和被害重合?——最原酱,电脑借我用一下。”

王马君调出几个遇害时间段的录像。

“——春川酱的上镜率也太高了吧?”

等等,王马君的意思是。

“可是中庭也有其他人......”

我忍不住反论,春川同学是犯人?怎么可能。

我试图寻找能够作为驳倒王马君的论点:“但而且春川同学是女性,但从体力的角度上我不认为能够敌过受害者中的男性——”

“哼——最原酱这样认为吗?”

“就算是超高校级的学生,就算作为保育士的体力说不定比平常人要好,面对像真宫寺君一样体格的受害者,根本不可能占优势。”

 

王马君的表情始终沉静无比,甚至在听到我的理由之时,嘴角勾起弧度:

“那是不对的哦。”

 

他将刚刚还在翻阅的,我替他从高大的书架上取下的书籍放在我的面前,摊开。

极秘 ——

 

春川魔姬

超高校级的暗杀者

 

——第五日——

 

春川同学是犯人什么的,绝对不可能。

就算得知了她的真实身份,只有这一点绝对不会动摇。

春川同学不会是犯人。

——如果是那样仰慕着百田君的她的话。

如果是现在还在进行着可爱的单相思的她的话,绝无可能。

直到这里,都还是我的直觉,同时也可能是威震宇宙的百田解斗的直觉。

那么接下来我应该做的,就是证明这个直觉。

 

一大早就收到了王马君的短信,说是今天分头行动,保持联络。

......直到现在还是搞不清楚那个人的想法。不过如果他是真的认为春川同学是犯人的话,分头调查说不定是最好的选择。

 

昨天晚上拷贝了录像回去,不管翻来覆去看好几次都没有发现可疑人士的踪迹。说是没有挫败感也会显得像是谎言吗。

接下来是有关事件的整理。

本次的失踪案件一共有五起,由先到后顺序大致分别是:朝日奈葵,澪田唯吹,不二咲千寻,真宫寺是清,夜长安吉。

而且犯行的三个时间段十分接近,但是光凭借这个在录像带中一个一个盘找,范围也太大了。没有什么可以缩小范围的方法吗。

 

紧接着是和受害者关系者的交流。

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现目前很难用语言描述。

 

不能孤立地考虑事件,其中肯定有隐含的联系......

或许从一开始就忽略了什么。

那会是什么呢?

 

——第六日——

 

一如既往放学后搜查再开。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是王马君。

 

“呀嚯——最原酱那边进展如何?”

“还在调查中......王马君呢?”

“嗯......老实说我这边也没有什么收获啊......啊,不用担心!好消息还是有的,我现在已经知道春川酱的具体位置了!”

“这是什么意思......?!”

“嘛,太长时间电话会被杀人犯逃走的,先挂咯。”

对方切断了通信。

 

王马君现在绝对是在盘算着对春川同学做什么。

尽管身为超高校级的暗杀者,春川同学也只是一个女生。

而王马君是学生会的会长——他甚至拥有自己的亲卫队。

就算王马君不会对女孩子动粗,可是如果春川同学先动手了?

超高校级的暗杀者对上超高校级的总统,完全根本笑不出来的玩笑话。

 

——必须得阻止王马君不可。

 

我下定决心,拨打了百田君的电话。

——这可能是我第一次,所谓尽到了“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成员的义务。

 

百田君听了我的解释之后,马上和我会和一起寻找春川同学和王马君。

 

没过一会儿,我又收到了王马君的通信。

“百田君!王马君的话,现在已经回学生会室了!”

 

——

 

我和百田君还有其他“协会”成员已经在学生会的大本营门口会和。

但这离目标的学生会室还十分遥远。

而在此时,出现在我们面前挡路的,则是王马君的个人亲卫队DICE的成员。

 

跟有10人的组织dice相比,我们的“协会”却包括我只有六人。

 

本来以为入间同学之类,会最先开始打退堂鼓,但是她却留了下来。

“这一次,不让那个小矮子说口胡,本大爷就不回去了啊!”开始眼放凶光、

......是该说被逼急的兔子也会咬人的意思吗。

“入间同学说得对,现在则是我们作为‘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成员尽到自己义务的时刻。我们不会在让王马君摆布生活了!”kibo君,比出了手势。

“是时候让那家伙为他的言行负责了......”梦野同学也握紧了手中的魔杖。

 

这就是所谓的平时造孽导致的起义吗......看来平时一定要多积人德啊。

 

“......不只是那个啊。”身为协会之长的百田君却摇了摇头。

“现在的目的是为了解救春卷,对吧?”

 

昆太的眼睛开始闪耀:“嗯!欺负王马君什么的,不是绅士应该做的事......但是!如果是为了解救春川同学的话,昆太会努力的!”

......不愧是百田君。

正是这种无自觉能集合大家力量的能力,才显得可怕啊。

 

总之,多亏了百田君,我们都被唤醒了斗志,100%的我们面前,所迎来的结果是——

 

惨败。

 

——嘛,也在意料之中。

毕竟我们这边不巧没有战斗要员,而对方不只是人数占优,首先从它从属于王马君这一点考虑,听上去就够难缠了。

 

“唔......还没有结束!”但百田君仍然没有放弃。

百田君仍然没有放弃营救春川同学的目标,明明理解了所谓的实力之差。

明明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等待营救的她的单恋对象。

 

又是王马君的短信,我忍不住松一口气。

“......来了吗。”

 

“——在干什么?”春川同学终于到场。

在春川同学面前,dice的成员简单明了地,一个个倒下。

可以看得出来的是,她确实是愤怒到了极点。

如果看到现在溃败的百田君的身姿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理解。

 

而百田君,多么古典。

起码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像现在注视着春川同学一样的目光。

不只是目瞪口呆,还有其他。

足够称得起一个童话故事开局的,所需要的一切的东西。

 

“......春卷?!难道你不是应该在王马那吗?”

“哈啊?王马不是说你让我马上到这里来的吗?”

 

完全,按照你的剧本运行了呢。

恭喜你哦,王马君。

 

——

 

我和百田君取得联系之后的下一秒,马上拨打了王马君的号码。

 

要解决本次的失踪事件,首先得厘清的是,犯人真实的目的。

本次事件受害者其实有普遍的特点,即除了真宫寺君和不二咲学长之外,所有的被害者都是女性。而这里需要解释的是,不二咲并不是被当做男性遇害的,而是被误认为是女性。

犯人在完成了三次犯行之际,本来想就这样收手,但是他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不二咲学长的性别。

本次的受害者本应该止于第三次犯案,由于第三次失败了,所以才会催生第四次的犯案。

但实际上从最开始,犯人就已经露出了马脚。

那就是春川同学的频繁出现。

春川同学有出现的是第一次到第三次的犯行时间段,却没有出现在最后一次。

这恰恰证明了前三盘录像带存在疑点,即存在伪造的可能性。

实际上,由于希望之峰学园特殊的监控设备,所以就算过程不是十分连贯,人来人往的速度很快,总不会被发现三盘录像带是有同一个事先录制好的视频取帧掉包的事实。

而能完成这个掉包,并且是所有受害者中最可疑的存在的。

 

“犯人是希望之峰学园学生会原会计,真宫寺是清君。”

 

听到了电话另一端王马君的笑声。

第一次,没让我觉得那么焦躁的他的笑声,感觉自己的神经也舒缓下来。

我当然知道,这是他早已得出的答案。

 

王马君第二天回去之后看完完整的四盘影像带后,已经知道了真正的犯人,剩下的事情也交给学院方处理了。真宫寺君似乎是想带女生回去陪伴他病弱的姐姐,总之最后,还是确保了所有失踪者的安全。

 

“嘛......看到春川酱的资料确实有过先入为主的印象......难得连我的直觉也出了错,所以作为补偿,就帮春川酱一把好了!”

 

接下来就如同王马君的剧本前进,我只是引导故事进行下去而已。

从结果上来说,春川同学的愿望也实现了一部分吧。

会对古典的“英雄救美”上钩什么的,百田君真是单纯啊......

 

不过不管怎么说,结果好一切都好,不是吗?

 

——

 

回到学生会室,没有看到王马君,反而看到一个不认识的少年。

 

“啊,”被对方发现了,“——你就是新的学生会会计的最原君,对吧?”

“超高校级的侦探。”

白发的青年,以一副友好的笑容向我提出询问。

 

“请问您是?”

直觉上就是不好对付的人。

 

“——我是上一届希望之峰学生会担任会计的狛枝凪斗。”

“狛枝前辈,您好。”

我握住狛枝君伸出的手。

“呀啊,太好了,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现任的学生会干部,不知道在这之后有怎样的不幸在等待呢!”狛枝前辈的另一只手也加入到握手,原来如此不是握手(hand shake),而是时下流行的拧手(hand jerk)吗。

 

不过居然是上一届的学长吗,那个传说世代的,所谓史上第一届由预备学科担任会长的学生会吗?稍稍有些憧憬啊。

 

“那个,狛枝前辈,手......”

“啊抱歉!是个垃圾渣滓读不懂空气真是对不起啊,一定是见到了你一样优秀的后辈,太过于兴奋了.....”说着狛枝君松了手。

“这里也是,对于前辈所在的传说世代的学生会,十分憧憬......”

忍不住说出了实话。

 

狛枝君却露出了微妙的表情:“......‘传说世代’吗?——嗯,我们不是那么了不起的东西啦......区区预备学科当选会长的脑子有病的世代,怎么能跟你们相比呢!”

这倒是出乎意料之外了,倒不如说是大爆料吗,内部不和的花边新闻之类?

狛枝君像是要逃离这个话题一般,马上又恢复笑脸:“......先不说这个,其实这一次是把演讲稿送来。”

 

我接过文件夹:“是什么的演讲稿?”

“这一届学生的迎新晚会。本来应该由上一届的会长本人送过来,不过今天恰好他有事,是个不讨巧的预备学科,真的是对不起啊......”

狛枝君真的一脸歉意的样子。

 

话说回来还有这么一回事啊。

......对,有的,赤松同学和天海君最近也在忙这一件事的样子。

说起来把这些麻烦事都推给他们,有点不好意思啊。

 

“......谢谢前辈,我会转交给负责的赤松同学和天海君的。”

我准备放进包的时候。

 

“......呐,虽然让我这种虫子问这种问题,可能有点厚脸皮。”狛枝君突然发问。

“说实话,当时决定下一届的成员的时候,也有很多方面的考虑,也犹豫了很久,最后得出的答案就是现在的学生会构成——啊,当然是除了最原君以外。”他又摆手表示自己根本没有一点冒犯的意味。

“......对所谓的超高校级侦探的意见有一点兴趣啊,我呢。”

“怎么样?最原君,认为现在的学生会构成如何?”

 

偏偏是我被抽到回答这个问题吗?

我的脑海浮现出他们的面孔,斟酌着措辞。

 

“赤松同学待人十分热情开朗,作为书记,平时也能提醒脱线的王马君。”

“天海君,是一个十分温柔体贴的人,可能是因为超高校级冒险者的才能的缘故,观察入微,总是能给出敏锐的见解。两个人我都十分尊敬。”

话到这里,却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狛枝君催促道:“那么,王马君呢?”

 

王马君。

我们的学生会长。

同时也是我所属“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的头号公敌。

平时大胆的行为为他树敌众多,但是问题的本人却乐此不疲地量产新的麻烦,从这一点几乎快要怀疑学生会长的定义。

 

但这不是全部的王马小吉,并不是他所有的真实。

可我又知道他的多少真实呢?

 

越是走进这个人,越是搞不懂他在想什么,与此相反的,也更加觉得他可能没有那么复杂。他应该,而且由始至终是那个在我迷路的时候伸出援手的人。

同时,也应该是那个实现了少女愿望的人。

 

没有办法得出统一的答案。

如果只有相处了短暂时间的现在的话。

 

“......王马君,是一个很复杂的人,从这方面可能很难评价。”

我深吸一口气:“但是我不认为前辈们的选择是错误的。”

 

“他的确是个天生的领导者。”

 

——

 

狛枝前辈并没有对我的评价作过多的评价,而是微笑着说会把它好好传达给上任的会长大人。......早知道就随便说点不那么中二的了。

临走之前,狛枝君的手机似乎突然没电了,我便把我的手机借给他,然后出发去找赤松同学和天海君,把资料递交给他们。

这完全是个错误。

 

当我终于想起我的手机终于回到学生会室。

 

王马君正兴味津津地浏览我手机的内容。

听到我推开门的声音,王马君回过头来。

 

“‘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

 

——第七日——

 

总而言之,我将暴露组织的经过言简意赅地向“协会”众复述了。

入间同学开始发抖害怕打击报复,梦野同学也是一脸心神不定......不是大魔法师吗。

也只有Kibo君在认真思考对策,昆太君一如既往的蚊帐外状态。

 

“没关系吧,终一?”

 

怎么可能有关系。

这件事本来就和我无关。

一来到这个学校就被传销组织带进去也好,然后误入歧途进了学生会的大坑也好。

无论哪一项,都不是我在踏入这个学校大门的时候曾经期待的。

然后现在我很可能,要同时失去它们两个了。

......不是挺好吗。

 

但是没有气力回答。

反正现在让我说“没事”,肯定会变成谎言。

 

“......没事的,百田君。”

 

百田君露出担忧的神色,他皱起眉,似乎有什么想说,但是最后却什么都没有说。

 

——

 

当然,今天王马君没有来我的班里找我。

不知道为什么,白银同学在教室内外进进出出,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过来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应该是适当地回答她了吧?记不起她听到答复时的表情。

 

一想到接下来要前往学生会室,就感到身心疲累。

推开房门。

 

“——啊,最原君!唉,王马君呢?你们没有在一起吗?”

王马君不在学生会室。

 

“我也不是很清——”

天海君打断了我:“发生了什么吗?”

 

问题是,我究竟要把这个灾难跟多少人复述多少遍啊。

 

总之让他们了解了现状之后,赤松同学看上去很困扰的样子:“是这样吗?王马君老是上课玩失踪我还以为只是普通的翘课,没想到还有这种事......那就有一点困扰了啊。”

“嗯......”天海君也面露难色,“嗯,毕竟今天晚上就是迎新晚会了,如果找不到学生会会长,各种情况都很难对付啊......王马君还是挺有人气的,要是不在会有诈欺的感觉吧。”

 

“——那我去找王马君吧。毕竟,大部分都是我的错......”

就这样准备离席的时候。

“别说这样的话了,”赤松同学严厉地说,“虽然最原君也不诚实,但是这样一个人跑掉的王马君我也觉得有点,那个。总之,请不要说这样的话了。”

天海君苦笑道:“赤松同学,你真的是在开导最原君吗?”

“不过,最原君这件事也只能交给你了。马上迎新晚会就要开始了,我们要留在这里准备——而且也不止是迎新晚会......无论如何,请你起码在迎新晚会前1个小时把王马君带到这里可以吗?”

 

——

 

做出那个约定的时候,我忘记了一件事。

那就是希望之峰学园比你想象的要大多了。

再加上对手是个骗术的高手,不知道找个多少年才能等到这货自己出来也说不定。

 

我接通电话。

“终一,迎新晚会要开始了,你不用回班里吗?”

跟百田君解释完之后,百田君马上提出和我们一起寻找。

 

第二个电话。

显示的是我不认识的名字,我有记过“日向创”的号码过吗?

“......喂?”

“喂。是新的学生会会计吗?你们的学生会长——算了,王马现在在哪你知道吗?”

“能问一下,您是?”

“我是上一届的学生会长,等等你不是跟狛枝见过面吗?他没跟你说过?——现在离开场还有三个小时,王马到底在哪你知道吗?”

“王马君,我还在找......”

“可恶!果然又是这样,那家伙就不能让前辈省点心吗??你们现在有几个人在找?”

“我和百田君......?”

“......不行,等等我让我的同学跟你们一起找,那边找到了总之强制带到会场——九头龙!”

“好。”

传说中的人出现了,以及原来我拥有传说中的人的电话号码。

 

第三个电话是入间同学,她答应帮我们用学生证GPS追踪。

第四个电话是kibo君,他答应可以在空中帮我们寻找王马君。

第五个电话是梦野同学,她答应和她的朋友转子和我们一起分头寻找。

第六个电话是昆太君,他答应和我们一起寻找。

 

第七个电话......

第八个电话......

 

事实上,我没有想到我会认识这么多人。

如果我没有在第一天被坑进那个“王马小吉受害者友好互助协会”,如果我没有被坑进学生会。那么我可能只会认识其中的一两个,大多数人只会成为我高中时代背景的一个名字,它不会像现在一样充满意义。

我看着手机屏幕,里面闪烁着王马君的名字。

那一瞬间,我几乎无法忍受那个想法,王马小吉只是在高中时代和我擦肩而过的一个隔壁班的人名。

 

这会是最后的一个电话吗?

“喂,逊原吗?已经黑进王马的——”

“王马君在哪?”

“咿——!别这么凶嘛......小矮子的话,现在在旧校舍的XX”

 

——

 

为什么会有人真的藏在停尸间。

以及,为什么这个鬼学校会有停尸间。

这真的是个问题。

 

从这个抽屉拉出来尸体,不是王马君。

从那个抽屉拉出来尸体,不是王马君。

可恶,王马君在这个闭锁空间到底能藏到哪?

 

突然我感到自己肩膀上有一阵冰凉的感触,僵硬的转过头去。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等等王马君你颜艺能分个场合好吗????”

 

“哈哈,怎么样,被我吓到了吧!”

王马君捧腹大笑。

“你笑的时候就不能从颜艺中恢复回来吗???”

 

——报告总部,总算确保了王马君。

 

——

 

“唉——这个,不能对它怎么样吗?”王马君把手铐高高举起。

“如果王马君乖乖来会场就不会发生这种事好了吗?从一开始我就没有出来找王马君的必要,这种东西也没用了。”我拽着这样的王马君前行。

 

刚开始还有行人讨论“呜哇还在白天就”“手铐的趣味也太高级了吧”“等等那两个人有点眼熟啊”之类窸窸窣窣的讨论。

“那不是王马吗?!”平地一声雷后,周围顿时又“什么啊......”“又是王马......”“切,真没意思......”作鸟兽散。

对于我们的学生会长做什么都不会被感到惊讶的这件事,我也不会惊讶了。

“这就叫做人德哦——!”

“从哪里的哪里你看出来像对人德的表现方式了啊?!”

 

努力无视着周围异样的眼光,总算把王马君带到了会场幕后,离开场还有40分钟,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

 

“别这么急啊?最原酱,不都是已经到了会场了——”

 

“砰——”

彩带飞舞。

 

“‘‘‘Happy birth day to 王马君!!!’’”

 

“哈啊?”

 

“哈啊,总算赶上了。”叹了一口气,我把连接我和王马君之间的手铐解开。

 

王马君还是一脸懵逼,头顶问号的样子。

 

说实话我也是刚刚知道这件事,在之前和天海君约定的时候,有听到他好像在说什么“不只是这些”,当场追问后——

 

“——不只是这种事啊。”赤松同学突然插入,“明明都给王马君准备好了生日的聚会了。”

“生日?”

这个还是第一次听到,王马君是今天生日?

赤松同学点点头:“之前整理档案的时候查到的王马君的资料,因为是校方的保存件,应该不会有错的——所以一直以来有在偷偷地做准备,想要给王马君一个惊喜......”

 

于是。

最后的计划就由强制连行→举行晚会变成了强制连行→生日聚会→举行晚会了。

嘛,强制连行是不会变的就对了,反正最后也会让他上台演讲。

以及与其说是生日聚会,倒不如说是生日聚会的浓缩版。

 

蛋糕也有,蜡烛也有,甚至连礼物都(临时)准备好了。

 

远远地可以看到入间同学给了王马君“一边睡一边做增高操”的机器,然后被骂哭了。

天海君一边安慰哭泣的入间同学,一边把吊坠盒递给王马君,看上去很贵。

赤松同学则是有点脸红,调笑说这让后面的人怎么送啊,给了王马君手制的手链。

梦野同学颇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护身符放在王马君身后的桌子上就离开了。

百田君则是抱着星空投影仪的包裹走过来,豪气地放在桌上“怎么样?——王马”,结果对上王马君故意做出的嫌弃的表情,旁边的春川同学快忍不住拔刀,但最后只是把礼物的布偶往王马君的脸砸去,王马君也及时接住了。

Kibo君似乎是按照饭田桥博士的推荐送了花束,被王马君习惯性地呛了回去。

昆太君给了王马君紫色蝴蝶的标本,王马君收到这最后一件礼物,脸稍稍有点红,“谢谢......”旁边的kibo君则高声宣布他已经录制了刚才的4K高清画面和无损音质的王马君的声音,随即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没有办法,我走近他们,提醒王马君快要上台了。

王马君看了看我,什么都没说,只是跟着我走到后台的候场。

 

“......抱歉,因为实在没有时间准备,整个下午也都在忙着找王马君,所以......”

我把一罐葡萄味的芬达递给他。

 

而王马君一脸看到了世界上最可笑的事一样的表情。

“就这个?——嘛,芬达是没有罪啦。”

他拉开瓶盖,猛灌了自己一大口。

 

“也不只是这个......”这很尴尬,我在思考,“我可以,给王马君买一高中分的芬达?”

虽然还是绕不开芬达。

“最原酱的残念思考简直了!”

“吵死了!嗯......那么一辈子,从今以后我都可以帮王马君代买芬达——这下总可以了吧?”

嘛,容易预想到的是蛀牙or肥胖or糖尿病的结局。

 

王马君却突然噤了声。

他和我对视。唉,难道他的目标真的是一辈子分的芬达?

 

“——我的演讲结束,谢谢大家!”

外面台上传来雷鸣般的掌声。

日向君从外面回来,刚好和王马君交代。

观察能力优秀的日向君似乎马上读懂了气氛,然后在把话筒递给王马君的时候。

 

“......那让我们也看看吧,所谓天生的领导者。”

等等这个是——

 

王马君没有回头,我只听到他背对着小声地说了一句“白痴”。

——然后我们的学生会长向着光辉的舞台迈开步伐。

 

——————————

 

嘛,反正最后也算是好的结局,就这么原谅最原酱好了——

鬼才会啊。

 

居然欺骗骗子的我,还真是有胆量啊。

 

下一次,下一次,绝对要让最原酱输到跪地求饶。

现在就先装作宽宏大量的样子放他一把好了,不过接下来就是我的回合了。

 

来吧,接受我的宣战布告吧!

 

至此,我和最原酱的七日战争,正式开幕——!

 

FIN.

评论(14)
热度(211)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