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出胜出,出死出,狛日,最王,百王,steter,thominho,clex,EM,根肖,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尤昴,响王,凛殇,影山骨科

【百王】Secret Event

【百王】Secret Event

 

“......你,刚刚有说什么?”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百田解斗瞪大了眼睛。

 

“哈啊?”王马几乎是一瞬间露出了不爽的神情,“等等,百田酱是连别人的话都不会好好听的笨蛋吗?”

“笨,笨蛋什么的别说啊!倒不如说你刚才——”

“啊,没有办法,就给连人话都听不懂的百田酱再重复一遍好了......”

 

“据我所知的潮汐瓦解瓦解事件呢,是当一个超大质量的黑洞吞噬一颗可怜的恒星时会发生的......呜哇,干嘛一脸恶心的表情啊百田酱。”

 

“完,完全正确......”

百田发出了感慨,随即笑着拍拍王马的后背。

“你这家伙,不是很懂吗?果然宇宙的魅力是没有人能抵挡的啊!”

“哈啊,又变成麻烦的事态了......”

“别害羞啊,嗯嗯,那种心情我很了解啊,该说那种越是遥远的地方,越加能产生那种憧憬呢还是说——”

根本不给百田说完的机会,王马就辩解道:“啊——我先说明一下,天文狂热什么的让人怀疑精神的爱好可不是我的兴趣哦?”

“......哈?那你倒是说该是谁啊?”

 

王马好像是已经烦到极点一样,头也不抬随口回答道。

“是我弟。那家伙,以前是天文社的。”

 

——

 

据王马所说。

 

王马似乎是有同一个高中在读的弟弟,而且直到被迫参加这个脑子有病的综艺节目之前,还都是住在一个家的共同生活。

而问题就在于这个弟弟,似乎是对宇宙怀抱热情的天文爱好者。

 

“所以说什么‘潮汐瓦解事件’,‘暗物质’还有‘引力波’之类的知识,基本上都是那家伙灌输给我的。嘛,就我个人本身而言,对这种东西半点兴趣也没有。”

“——所以,能不能不要一个人产生让人困扰的误解好吗?百田酱。”

AV房间的沙发另一端,传来王马的陈述。

 

什么啊,还以为连王马这家伙都无法抵抗宇宙的魅力,甚至还想到了喜欢着宇宙的王马说不定性格还有救之类的事,果然都是错觉吗。

不过,那个王马的弟弟居然是天文部的成员。

 

“......哦,那看来还是你弟更加懂一点啊。”

“那不是当然的吗?首先,这种东西我也不会想去了解。”

王马像是想要赶快结束这个话题似的:“没有问题了吧?......电影,还要看后续?”

 

确实,今天是约出王马一起来AV房间看电影,不过说实话光是根据名字里面有太空选出的电影,实际的质量确实不怎么样,比起这种东西,还是想象王马是个天文爱好者更加离奇。理论上是兄弟的话,那个弟弟君也算是“王马”吧。

稍稍对那个王马产生了一点兴趣了啊。

 

“嘛嘛,你不也是没怎么看电影,反而用大部分的时间嘴炮怀疑我的审美吗?——比起那个,这边可是更想听听那个比起你趣味高尚好多的弟弟的事情啊。”

对,那本电影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本来自作主张选出个烂片的事情就被王马牵住了话头,现在追击看上去很不耐烦的王马也算是报复的一环,反正一开始就没想让这家伙好过来着。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会天天约那个明明第一眼就不顺眼的王马作为约会对象找罪受......

 

“唉——我可是一点都不想跟百田酱这样的超级可疑人士分享家庭状况啊!”

“什么叫可疑人士啊,而且还是超级!......算了,在这里跟你吵起来也没有什么意义——所以说,你的那个弟弟,”在这里突然刹住了车,一瞬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那个......”

 

反而是王马露出了做作的惊讶神情:“不会吧?都到这个份上居然就没话好说什么的,难道百田酱真的是宇宙级别的笨蛋?呜哇,都有点尊敬了呢!”

“别叫我笨蛋啊!就是一时没想起来——”

 

“——那家伙的事情,对吧?”

突然转变态度的王马,脸上是少见的,有些复杂的神情。

“......百田酱还真是选了一个地雷话题呢。”

 

地雷.......?什么意思啊。

 

“——那家伙......给我的印象有点稀薄,还是说本身的存在感就接近于零好呢......”

“......你们真的是兄弟吗?”

“是哦,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可是长相也都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啊!......嘛,与其说长相完全一样,还是应该说除了脸之外根本没有其他共通的特点......对了,别看我是这样走到哪里都是可以和别人友好交流,嗯,不愧是人际交往能力MAX的我。但那家伙这方面就无论如何怎么样都不行,一遇到陌生人就会开始紧张,如果对象是百田酱这种攻击性笨蛋的话,会吓到哭也说不定呢!”

“吓到哭......!喂,有那么严重吗......”

“嘛,大部分是骗你的。——不过那家伙的话,虽然是个十足的爱哭虫,却也不会因为这种原因掉眼泪......总之,性格和我完全不一样的事情是真的哦?那家伙才不会像我一样的能说会道,倒不如说听他说话的次数印象里也不是很多......”

“不会吧,明明是兄弟?”

“是整天住在一起的兄弟也没关系哦,印象里总是我说话的声音,他好像没有说过印象深刻的东西。不过仔细想想,他平时都在看那种宇宙啊,星星之类光听名字说不定还有点幻想,实际上却是一大本一大本的物理专著,数字和字母横飞,结果却是连浪漫的浪都称不上的超级无聊超级阴沉的东西,嘴巴里面还总是嘀咕些意味不明的单词句子,就因为这个被我高效率的大脑过滤了也说不定啊!”

百田都有些感慨了:“......你对你自己的亲生弟弟还真是一点都不放水啊。”

“都是亲生弟弟了,干嘛还需要放水?”王马一脸不可思议,“啊啊也就是说百田酱是连面对亲人都没办法坦诚相对还要装模作样的心机boy啊!”

“怎么可能是啊!就因为是亲人,难道就不会想到在外人面前,应该用更加委婉的说法之类......”

“唉——可是这些都是事实啊,从真实转移视线可是不好的哦?而且那种性格都是他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变成那样了,总不能推到别人身上,是完完全全的自作自受呢!明明吃苦吃最多的是他本人,甚至到了被逼到——”

 

话说到了高潮的部分,王马反而突兀地闭上嘴。

“王马?”百田忍不住问道。

 

“什么都没有——!”王马抬起头来,满面微笑。

“好的好的,接下来属于个人隐私的范围,八卦就到此结束。呜哇,现在才想起来这可是有摄像头追着拍摄的综艺节目,嗯,我也真是大意了呢!”

 

他的手指做噤声状抵住自己的嘴唇。

“——‘那家伙’现在也一定在看着。”

 

话说回来确实是这么一回事啊。

但总感觉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没有个结果也太糟心了。不过从另一方面来讲,追着询问别人八卦的自己的丑态一并被播出什么的,光是想到这个就有种寻找时光机的冲动。

 

王马说要先回房间拿芬达,先让百田一个人去餐厅。

 

“......但‘被逼着’是什么啊......”

 

——

 

王马没有来餐厅。

那天中午,百田的视线无数次飘向餐厅的入口,那里始终不见王马小吉的踪影。

 

到了下午,从自己的房间出来,还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的时候,刚好碰见王马也准备下楼,打了一声招呼:“哟,王马......”

 

王马却是“抱歉我和最原酱有先约了所以百田酱自己随便找个什么人玩吧!”迅疾地跑下楼了,动作之流畅令人震惊,顺带楼下刚刚出门的最原也是一脸震惊......不是有先约吗。

而且还这么快地跑下去,难道是有什么需要赶时间的要事。应该,不对,如果是那个王马的话,又怎么可能会躲着自己。

都能够从脑内模拟出对方一脸颜艺说“哈啊?为什么我非得躲着百田酱啊?”的样子了......果然是最近待在一起太久了吗,对,感觉好像除了王马也没约什么人......?

——虽然是现在才发现的,自己不是从一开始除了王马就没约过其他人吗!

然后这个王马现在也终于开始约其他人的意思是——嘛,是恋爱综艺节目啊,而且目标是毕业的话,老是跟自己嘴炮下去也没有意义啊......

不过对象是终一啊.......那两个人有那么熟吗。

看不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想继续思考这个问题。

 

下午实在没事就约了看上去无所事事的kibo一起去把上次中途放弃的纪录片看完。

然后这次是被kibo怀疑了审美。

“原来如此,人类是可以兴致勃勃地看完这种东西......看来我还有未熟的地方......”

似乎是对人类全体产生了不必要的误解。

 

唯一留下印象的,是被黑洞吞噬的恒星,最后的闪光。

无法被观测的,将一切都吞噬殆尽的黑洞,与恒星相遇之后却能绽放出让整个宇宙都为之震撼的耀眼光芒。

 

那可是宇宙中最耀眼的烟火啊,不可能不美丽。

王马形容却是“当一个超大质量的黑洞吞噬一颗可怜的恒星时会发生的”,而听过之后的自己再看这些,不知道为什么,总有些不是滋味了。

......自己也是被王马荼毒太久了吗。

 

——

 

晚上是各自分工的夜店打工。

最原是一如既往专注抓鱼三十年,百田则凭借直感上手了老虎机。

 

王马的话,自称前一天晚上攒的熊币够用,就干脆地离开了。

......感觉到这个份上不再怀疑的话反而是自己有问题了。

 

抓完鱼后神清气爽的最原也过来询问百田看上去焦虑的原因。

明明不是想要瞒着对方,最后从百田口中说出的却是“没什么”。

鬼知道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

 

多少还是赚了一笔,准备上楼的时候被黑白熊叫住:“喂喂,百田君,赚了一大笔连兑换的商品看都不看就回去吗?”

“啊——约会券早就够用到毕业前,所以就没必要了。”

“等等,难道百田君就没想过其他的选择?——作为男生也是一个优点,但这个样子下去可是交不到女朋友的哦~啊,你的情况的话,男朋友也说不定啊!”

“为什么啊!”

“难道百田君没有一点自觉吗?!”黑白熊故作惊恐拿出好感的面板,“看看吧!这就是专注过头的下场哦!”

“——为什么只有王马的好感异常的高啊?!”

 

显示屏上的画面,像是讽刺一般,王马的像素小人踩在一长条红心之上伸开双臂露出笑容。

 

“唉——这种东西该问我?!讨厌啊,明明是百田君你追着别人不放,开头连续好几天从头到晚都是夫妻吵架就连我看了都觉得欠揍呢!那个呢,有确定的毕业对象本身挺好的,就是过程中不能再和其他人多交流一点吗?我们好歹还是个综艺节目啊......”

黑白熊长吁短叹之后,突然又露出标准的,搞事的笑容:“为了这样的百田君,这里有一款商品可以让你走进其他学员的心灵,是校长先生的力荐之作哦!”

 

“哈,爱的钥匙?还是10000枚硬币......!”

“嘛,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话说回来,基本上没在我们这里换什么东西的百田君的话,应该是可以购买的吧。那就不要犹豫了,使用之后绝对不会后悔的,来吧,赶快!”

“喂,你这是强行推销吧?!”

 

被强行推销购买了爱的钥匙×1。

 

“谢谢惠顾——最后是给百田君亲切的提醒,使用的过程中不能违抗对方的欲求,不然会给对方产生不良的后果哦!”

“什么叫欲求——”

 

结果根本没有等百田说完,黑白熊就失去了踪影。

如果是支付现金得到这种售后服务的话,绝对要投诉了,绝对。很遗憾,闭锁的才囚学院根本不存在消费者投诉中心。

 

“倒不如说,这个东西到底是怎么一个用法啊?”

 

——

 

睡前稍微研究了一下那个东西,还是没发现有什么名堂。

 

——放弃一样的睡觉之后,醒来却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不,与其说是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更应该说不知道怎么会到这里来的。

 

“‘爱的钥匙’就是它本身的含义吗?!可恶!”

 

一睁开眼就是粉红色的空间。

想想就是每次去赌场前经过的地方,那个没用的异常高大的建筑。

 

“啊——被发现了就没办法了呢!”房间的门边传来熟悉的声音——

是王马。

 

“为什么还是王马啊?!不是说了其要走进其他人的内心吗?”

这已经算是诈欺的范围了,对吧?!

 

“嗯嗯,百田酱所说的东西完全都意味不明呢!——不过,没想到已经查到我的名字了这一点,还是挺能干的嘛,侦探先生!”

刚刚还搭在门把手的手乖巧地收到背后,王马满面微笑地朝百田走来。

 

像是听到了难以置信的事情一样,百田皱眉:“侦探......?”

“对对,啊哈——这一次能把我逼到这种程度,嗯,果然,除了百田酱就没有其他人了呢!”

“你是说......我是侦探?”

“倒不如说除了你这里还有谁叫百田解斗这种名字啊?”

“这种......不对,先不管我是侦探这件事,为什么王马会在这种地方?”

 

明明刚刚还睡在自己的房间,一觉醒来在爱情旅馆这一点本身就很可疑,王马也在这里就更加说不通了。

而且这个王马还称呼他为“侦探”。

 

等等,这一切应该和黑白熊的钥匙有关,这一点绝不会出错。

当时黑白熊还有说什么?好像是“使用的过程中不能违抗对方的欲求”......

对方的欲求。也就是说面前的这幅场景是出于,王马的欲求。

......也就是说,王马的欲求的对象是——

 

“喂——在发什么呆啊?侦探先生。”王马一脸不可思议地在百田的面前晃了晃手,被放置在一边看上去颇有些无聊的样子,“难道不是应该抓住我对我做一些过分的事情的时候了吗,现在?”

“谁会那么做啊......”

“啊咧,感觉百田酱的士气一下子就没有了呢,还是说终于被我的王霸——”

“才没有。”

 

啊,超级不爽。

得知了答案的现在的话,感觉又回到下午时候的心情。

 

“......什么啊,”王马发出像是意料之外的声音,“今天的百田酱,好无趣。”

落座在自己的身侧,恶趣味的粉色大床上。

 

“那个啊......如果我是侦探的话,你不应该逃到某个地方去吗?干嘛要一直呆在这里啊......”从喉咙的深处发出艰涩的声音。

“难道是想要诱导我到警方的路线?嘛,看来不是这样呢,如果百田酱不希望我呆在这里的话,总之留在这里应该是我的优先选择吧。”

“你这家伙,也太扭曲了吧。”

“这种事到如今的话,还有必要吗?”

没有抬头,王马平静的声音从耳畔传来。

 

“......不像平时的百田酱。”

“什么叫做‘平时’啊?”

“是个白痴,嘛,脑子还算能用但是毁灭性的迟钝,钝感笨蛋......”

“喂,你别得寸进尺了啊笨——”

“总会跟我玩你追我赶的游戏,嘛,从这种方面还算是合格的侦探。”

 

“呐,王马,你真的觉得我‘应该’是侦探?”

“那不是当然的吗?否则我为什么会被困在这种,地方......”

 

百田转过身,和王马相对:“......那倒也是。那接下一个问题,如果是我的好敌手的你的话,当然会明白的吧?那就来猜吧,你觉得,百田解斗最喜欢的是什么?”

“哈啊?为什么我非得——”

“别管了,就直接回答,只凭借王马小吉的直觉,你认为百田解斗这一生,唯一的最爱是什么?”

 

“......百田酱最喜欢的是——”

 

就这样,看向王马的眼睛。

没有任何逃避地,接受了百田视线的王马嘴唇张开:“——宇宙。”

 

百田露出笑容:“嗯,厉害厉害,完全正解。那么最后再问一次,你认为深爱着宇宙的百田解斗,是侦探吗?”

 

王马的眼睛突然变得明亮:“......是宇宙飞行士!啊咧......之前我是......?”

 

“哦哦,总算是醒过来了啊,王马。”

百田总算是呼出一口气:“把我跟别的什么人搞混什么的,你也真了不起啊。”

 

“等等,百田酱现在的眼神很恐怖啊........发,发生了什么吗?唉,为什么我突然被推倒了,以及这里——”

“嘛,什么都没有。”

“骗人的吧,百田酱怎么了感觉跟变了一个人一样......”

“哪里哪里,不就是‘平常的百田酱’,对吗?”

 

就这样把手放在身下他的领巾——

 

只有自己在烦恼什么的,像个傻瓜一样。

一点都不像威震宇宙的百田解斗。

——所以,需要补偿。

 

“呜哇,干什么啊百田酱?是性骚扰吗,是性骚扰对吧!”

“吵死了,王马!”

 

反正也看不出来那个什么没满足欲求的不良效果,还不如就这样。

一把将他的领巾掀开,当然,这只是个开始。

紧接着,映入眼帘的是——

 

围绕雪白脖颈一圈的绳子的勒痕。

 

FIN.

评论(15)
热度(50)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