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多多指教。
主食:出胜出,出死出,狛日,最王,百王,steter,thominho,clex,EM,根肖,虹灰,setoshin,御泽, はやはち,尤昴,响王,凛殇,影山骨科

【最王】时间怀疑论者

时空旅行者的妻子paro的复健作。

一发完没体力后记明天补。

【最王】时间怀疑论者

前天我看见了一只兔子,昨天是一头鹿,而今天则是你

——《蒲公英女孩》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从来没有觉得时钟的声音会令人感到安静,很久以前开始,就不再认为那是安静。

 

那无疑是时间流逝的声音。

那无疑是迈向未来步履的声音。

是克洛诺斯的脚步声,赫拉克利特无限长河的潺潺水声。

 

那又怎么会觉得它安静。

又怎么会觉得它令人安心。

 

有时是雀跃的等待渐渐枯萎,有时是焦心而漫长的问询,还有——

 

记录。

 

不会改变的是记录。

白纸黑字的,将一切记录下来,这一切的喜悦,烦恼,悲伤,而又充满幸福。

承载着两个人所有过去和将来,这样的故事。

 

这是属于我和他的故事。

 

——

 

我从5岁开始认识名为“王马小吉”的少年。

可是要等到明天,他才第一次和我相遇。

 

——

 

王马君是时空旅行者。

由于天生的慢性时空错位症体质,他总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发现自己身处另一个时间点的陌生场所,有时甚至只是一眨眼之后,就不知道是到了十年之前还是二十年之后。

就是这样麻烦的体质。

我曾感激过这样的体质,毕竟是靠着这样的体质,在这样的偶然之间,他才会来到我的身边。如果是这样,我将永远感谢一切源头的偶然。

 

不过在我很小的时候,小到对所谓的时空没有一点概念的时候,在那段短暂的时间之内,我曾经真的以为王马君是妖精。

“对对,我就是妖精哦?总会出现在坏孩子的面前作为一种警告呢!”

当时的我真的被吓到了,记得王马君还有补充警告两次之后就会诱拐不听话的小孩(事实上那是我们第4次见面),张牙舞爪地恐吓5岁的我。

在他心满意足地离开之后,恐惧的我甚至还跟伯父和伯母哭诉了这一件事。

得到的结果当然是“不存在妖精”什么的老套回答。

我当时真的十分害怕,在那之后的有一周夜晚不敢轻易入眠,在漆黑的房间里瞪大眼睛,看着那个邪恶的妖精是否会推开我的玻璃窗,然后抓走我。

当然他没有。

等到后面,快一个月之后,王马君仍然没有出现,我才慢慢开始用脑子思考这件事。

王马君确实是和我有过四次会面,但最后仍然没有带走我。

我将和他的许多次会面记录在册,才发现了这个问题,那一瞬间或许可以称为解脱。

可到了晚上,等到夜黑风高之际,我却又忍不住想象,那个少年,当时在我的眼中甚至可以说是高大的少年,是否会突然闯入我的家,然后带走我。

那么他会带着我去到什么样的地方呢?

——他又是居住在什么样的地方呢。

 

之后和他相遇是在我即将上小学前的假日,当然他不是从窗户进来我的房间。

我是在我家附近的树林里发现了他,和我第一次发现他的地方一样。

那一次的相遇可以说是里程碑一样的事件,在此之前我曾多次跟我的伯父和伯母讲过他的事情——妖精的故事。但是伯父和伯母坚称妖精什么的不存在,用这个来安慰幼小的我,当然,他们也从来没有见过王马君。后面很长一段时间不再见到他之后,他们更是把它当成了我儿时的一个梦魇,而不再在意事情的后续。

我却陷入了消沉。

显然,当时的我并不希望那只是一个噩梦。

小孩子喜欢幻想,喜欢沉浸其中而不愿承认那是幻想。

令我感到高兴的是,王马君最终没有成为我成长之中不断破灭的幻想之一。与此相反,这样谎言本质体现的他,慢性时空错位症的他,就算什么时候消失也不会感到奇怪的王马君,从来,未曾缺席过我的人生。

——所以你可以想象当时我的心情。

王马君没有穿着眼熟的白色制服,甚至也不是那时的「少年」。

或许称为青年也不为过吧,看上去很有大人的气氛,和我的父母相似的气氛。

但是那是王马君。

不管怎样不同,但总会有一点是相通的。我几乎是第一眼认出了他。

大人的王马君也马上发现了我,我看见他向我走来,还特意在我面前蹲下身子。

开始询问我时间。

是的,他每一次都是这样,首先说的就是:

“早上好,小个子的最原酱,你知道现在的年份吗?”

......不过,小个子是多余的。

 

后面当我步入校园之后,在老师的教导之下开始了解所谓的常识。

一个人不可能在一个时间段有那么大的变化什么的,一个人不会凭空消失什么的,所有都无法对应我所知道事实的常识。

而王马君希望我能对这样的常识保持沉默。

“可不要把我的事情说出去啊,”王马君的手指贴在我的嘴唇,凑近的他意外端正的脸庞,“不过小个子最原酱说出去也不会有人信啦,にしし......”

似乎知道这个秘密的人很少,而我是其中一个人。

和时空的旅人共享秘密这种幻想小说一样的事情,真实地发生在我身上。

而我明白,在世界的常识之外,还存在另外的东西。

王马君就这样,游走在所有的常识,所有条理的框架之外,他的步伐总是随意地朝着他希望的方向,无拘无束。

我觉得那样的存在十分地珍贵。

 

知道未来我和王马君的关系是在很久以后,明明更早告诉我也可以的,结果这件事还是在我开始帮忙伯父的侦探事务所之后,自己慢慢察觉的事。

实际上从王马君对待我的反应和后面他细节上的变化,稍稍有些察觉一点。

真正得到证实,还是在某次遇到没那么坏心眼的大人的王马君。

如果是17岁的王马君的话,被问到这个问题,反而会一脸的不爽,用超级低的声线反问回来。据王马君所说,他第一次和我相遇是在高中时代,还是最糟的相遇方式。

说实话,稍稍有些丧气。

很久以前就有过好多次,想要见到王马君,不是完全依靠运气等待未来王马君的来到,而是找到「现在」的王马君,堂堂正正地去见我的时代的王马君。

还是等到高中之后才有第一次相遇什么的,那也太遥远了吧。

后面仔细想想,如果我从5岁就知道这个信息,估计会更加有挫败感。

——我会从5岁开始一直等待一个我在17岁才真正相遇的人吗?

可能不会,不过也只是早晚的问题。

但不管从任何时候开始,我一定都会觉得它漫长到无法忍受吧。

 

......不是没有试过用侦探的能力自力寻找王马君。

实际做起来却很困难,本来还以为日本国内就能够轻易找到,毕竟是那么有特色的人。

完完全全地轻视了这个任务。

没有考虑到的是,既然是王马小吉又怎么会轻易被找到呢。

刚开始是怀疑王马君是不是居住在海外,后面甚至开始怀疑王马君是不是居住在地球之外了......刚开始确实是自力,后面都撒谎跟伯父说是依赖当成委托开展全方位的搜索,还是没有一点音讯什么的,王马君也太能干了吧。

放弃的时候真的有种认命一般的无奈。

说一些蠢话吧,如果是命中注定一定要等到17岁我才会与他相遇的话,为何我有必要在5岁时认识未来的他呢?

接着我才察觉到,这从来就无关所谓的有无必要,而是事实如此。

是王马小吉在时空的十字路口迷了路,他才会来到我的面前,仅此而已。

事到如今,我也无法想象没有在5岁遇见他的自己。

 

我可能永远无法忘记那年的夏天。

年幼的时候由于父母工作的原因刚刚搬到伯父伯母家寄住,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就在附近的小树林玩耍,从结果来讲就是迷路了。

烈日西沉之际,不是烦恼该怎么回去,而是异常冷静地想着「要不要回去」这样的问题。

回到那个陌生的场所,被陌生的人所包围。

光是想到回去,就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疲惫,还有委屈。

虽然只是小孩子的自己,却也并不觉得被丢在这应该是5岁小孩子平均水准的待遇。

就这样心情变得阴暗,跌坐在草地上,都快要掉眼泪的时候。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陌生的少年。

是王马君。

 

“下午好,小个子的最原酱,能问下现在是什么年份吗?”

从他伸过来的手,却奇怪的没有陌生的气息。

 

——我认识这个人。

这几乎是来自脑海的深处,可以听到的呓语。

我几乎是呆住了,但却没有,我看到自己抓住了他的手。

 

似乎是因为没有收到我的回答,他询问的眼神看向我。

“......难道说,这是最原酱第一次见到我?”

看到我点点头,反而是王马君陷入了混乱:“唉?”

“也就是说现在是......呜哇,变成麻烦的事态了......”

 

“...........”

一阵子自言自语之后,才发现我的沉默似的:“大概的情况我也明白了——是迷路了对吧?最原酱。”

根本没有收到我的回答,就接着说:“那种事一看就明白嘛,现在进行时地迷路中什么的都写在脸上了哦?......没有办法啊,这里就让王马大哥哥来带你找路就好了。好,出发咯!”

现在来想当时的想法确实很孩子气,完全是没有人理地自动地驶向悬崖的暴走汽车一样的思路,根本不是想要结束,只是想要名为安慰的阻止。

那一天的后续已经显得模糊,唯一能够留下的,就是他的手的温暖。

牵着这个人的手,就有的不会迷路的安心感。

 

后面遇到第一次看到年幼的我的王马君的时候也是一样。

——不管怎样都能认出王马君,这是需要秘诀的。

 

因为王马君永远都在迷路。

当他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一定是首先是露出迷茫的神情,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将去哪里。

王马君一定是比起我来说,程度远远更加严重的迷路的孩子。

只要他还拥有着那麻烦至极的慢性时空错位症,他将永远迷路下去。

王马君将永远在时空的交叉点迷途。

 

因为我是和王马君一样的,迷路的孩子。

所以我能够明白。

所以才会想要握住那只手,为了不再让他迷路下去。

 

即便心知肚明,那是无法完成的事也一样。

 

——

 

我从5岁开始认识名为“王马小吉”的少年。

终于等到今天,他第一次和我相遇。

 

这里是我今年刚刚进入才囚学园所在的班级。

班里的高中新鲜人都气氛活络地互相交谈,在那人群之中,一眼发现白色制服的身影。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

能够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加速,这个时代的他就在现实的眼前什么的,像梦一样。

就这样,迈着轻飘飘的步子,来到他的面前。

直到刚才还在和机器人看上去很开心的交谈的他,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虽然很突然,但是,请问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整个教室突然陷入了沉静。

 

“......哈?”

 

========

 

——简直难以置信。

难以置信的是什么?难道有比自己的存在还更无法解释的事吗?

答案当然是没有,不存在。

而问题正出于此。

 

一想到之前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觉得相当的,想死。

 

撬锁偷偷潜入最原酱的房间,找到了藏在书柜深处的笔记本,还以为是什么青春期日记还企图挖出一堆黑历史来胁迫对方。没想到居然是记录什么王马小吉.未来ver来访的笔记本什么的。

从这里就开始不对劲了。

明明不是滋味,不知道为什么还继续读下去,结果越读越觉得自己头上一片草原,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而主角的最原酱恰好也在这个时候回来,之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反正最原酱感兴趣的是未来的超——级厉害温柔的池面吧?”

“不,那也是王马君啊,倒不如说为什么在生气——”

“完全没有在生气哦?真的,一点点都没有在生气哦?只是稍稍有点想要殴打最原酱的精致的脸的程度而已......”

“啊谢谢夸奖——不对,果然还是在生气不是吗?!”

 

↑这 不 就 是 所 谓 的 争 风 吃 醋 的 吵 架 吗 ?

 

啊——超想死。

 

说实话这次自己要负大部分的责任什么的当然明白,只是不服气而已。

像是输给了不想输给的对手一样。

而那个对手是未来的自己什么的暂且放到一边。

 

的确从小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患有慢性的时空错位症,总在搞不清楚状况的时候跑到过去或者是未来,但是遇到最原终一,无论过去还是将来,都是要从高中时代的第一天开始说起。

这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美少年侦探,在开学的第一天,毁掉了我的整个高中生涯。

什么叫“一见钟情”啊??

完完全全的意味不明,不是吗??

甚至一瞬间有认定这家伙是不是脑子有问题,结果后面被意外能干的侦探追着解释才明白,这货是在小时候被未来的我撩到了啊。

——不过未来的我都这样跟幼年最原酱解释,从某种意义上我们的关系也算是稳了。

我似乎是已经被注定了要成为最原终一男朋友的命运。

非常悲伤,但这是现实。

 

况且最原酱除了最开始的奇行之外,也没有什么可以挑剔的地方,颜的偏差值远在平均以上,作为侦探头脑明晰,家境据说也不坏的样子——如果削一点身高再来个性转绝对是喜欢的类型。

更重要的是,这个侦探,居然真的和我很合得来。

大多数人会觉得我难对付是个麻烦的小鬼,而这个人会说我头脑转的快。

大多数人会觉得我恶趣味没朋友,而这个人却笑着说我一点都不无聊。

大多数人不会觉得留在我的身边是个好主意,但他渴望得到这个位置。

 

他说他从5岁开始,就渴望着和自己的见面了。

 

——而我在不知不觉中,也习惯了他的存在。

这个取向奇怪的侦探。

......然后到了和未来的自己争风吃醋的程度。

连自己都觉得自己有毒。

 

一直以来都没有过这样的事。

明明都没见过面还能突然蹦出来声称从五岁就开始希望相遇的自称将来恋人实在是太稀有了。简直是可以和本部的狛枝前辈放在一起开世界奇人怪人博览会的程度呢。

另一方面,也是由于我的身边从来没有出现过最原酱一样的人。

 

我不确认自己是否希望着这样的存在。

 

——

 

回自己房间的路上没有认真看路,快要摔跤的时候,被最原酱拉住了。

“危险!”

睁开眼,是大人的最原酱拉住了平衡不稳的我。

原来如此。

 

“......所以说这是十年后?”

“嗯,如果现在的王马君是高中生的话,确实是十年以前的事了。”

“那这里是?”

“我和王马君的公寓。”

 

一瞬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回答。

反而是最原酱看到这样的我轻声地笑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声去泡红茶就离开了。

 

这个房子。

面前这个充满了眼熟的我的私物还有最原酱的书籍文档的这个房子。

这就是我的未来,没有比这个更奇妙的事情了。

 

唉?意思是我回去还要和最原酱.十年前ver和好再和他继续在homo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红茶泡好了。”

最原酱回来了。

 

“王马君也是辛苦了啊......”没有任何头绪地,最原酱突然说道。

“——那当然,作为超高校级总统,我可是无时无刻不被要务缠身呢!”

“虽然也有包含那方面,但我的意思是,王马君现在很疑惑吧。”最原酱微笑着论破了要点,“而且是和我相关的问题。”

“......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

这就是同居多年的洞察力吗,可恶,好像撒谎也没有用。

“我猜错的话就算了,但从这个反应,看来是正中红心啊。”

感到恼火,索性直接跟他说了:“对啊~我这边可是因为最原酱的自说自话,整个高中时代都要在homo的光环下度过哦?”

对面的最原酱却像是想起了怀念的往事一般笑出声来:“噗......哈哈!那还真是对不起啊!呼......那就让我替过去的自己道个歉吧。”

不不,就算你道歉也没有卵用啊,道歉有用警察还有什么存在意义吗。

不行,从各种方面来说,虽然很不甘心,现在的我应该是怼不了长大的最原酱的。

那长大的我呢?

 

“唉?最原酱在这里的话,那么「我」呢?”

忍不住发问,没有碰到过和另一个自己相遇的状况,却也不是不行,那么未来的我本人又在哪里呢?

 

刚刚还是一脸余裕的最原酱却突然皱起了眉,尽管微笑不改:“王马君的话,现在应该是在「旅行」中。”

 

「旅行」。在这里的意思绝对不是买了某个地方的机票然后预订酒店筹备假期之类的事情。

时空旅行。

应该就是我一直以来遭遇的事情。

所谓慢性时空错位症的症状之一。

 

“明明是难得的休息日,结果王马君从一大早就失去了踪影,还以为是擅自地离开出差,联系了认识的人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么一回事。接着通过查阅以前未来王马君来访的笔记,大概可以知道是去了哪里了。”

最原酱的手上是眼熟的笔记本,就是刚刚十年前和最原酱吵架的原因。

“明明是难得的,两个人的休息日,还不知道王马君会在什么时候回来,要是能赶上今天傍晚之前就好了啊,毕竟明天又是——”

最原酱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再向我倾诉:“抱歉,一下子没忍住就......王马君也不想听到这么丧气的话吧?”

“呐,这些话,也对未来的我说了吗?”

“没有吧......嘛,毕竟也不是什么值得说的事情。再怎么说,我也是明白王马君在经历小时候的我的经历,对过去的自己感到嫉妒什么的,也太难为情了吧.....”

 

对过去的自己感到嫉妒的最原酱。

和讲真是对未来的自己感到嫉妒的我。

真的是一幅情侣之间争风吃醋的完美构图。

 

没等我做出回答,最原酱低下头:“总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啊......王马君总是出现在我的面前,擅自地在我的人生占据重要的位置,这样的王马君,明明是属于我的......”

“但是,我却从来没能拥有过这样的王马君。”

 

“............”

本来想要跟他说什么的,却在什么都没说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回到十年前,才囚宿舍的楼梯之上。

 

想起了前几天的一次旅行,看到的小个子最原酱的时候。

“为了不迷路,牵起手吧。”

最原酱这样对我说。

“就算是牵着手,我也会迷路哦。”

小个子的最原酱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握紧了我的手。

从结果来讲,的确是没有迷路地把最原酱送回家了。

然后我就在这样的最原酱面前,“砰!”地,连这样的声音都没能够发出,就默默地消失在他的眼前。

 

只有我的手上还留有他的温暖的感触。

 

对,最原酱对于我来说,是温暖。

是我穿越时空,走遍各个时间从各个地方的街道上从别人家的窗户可以看到的,看上去很高兴的气氛,我所没能触碰到的温度。

 

从来没有这样的人。

以前没有遇到过,将来也不会有,整个宇宙中的唯一一人。

他的名字是最原终一。

这个世界上最初和最后与我命运相连的人。

 

没有这样的存在,也能活下去,迄今为止一直都是这样过来的。

可是,等到他出现——

 

“虽然很突然,但是,请问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才明白它的意义。

原来我一直,是想要拥有,等待自己的人吗......

 

——自然这里不会出现回答我的问题的人。

再说了就这样呆呆地立在楼梯上面也太傻了。

 

我转过身,咚咚咚地跑下楼梯,朝着最原酱的方向——

总之先不得不向那个侦探道歉啊。

 

FIN.

评论(17)
热度(163)

© Harukanaa | Powered by LOFTER